【閃文集】永遠的雪風

16

文/林一平
母親於2018年安眠於台中市寶覺禪寺,該寺屬於臨濟宗。我小時候常於寺中玩耍,卻不曾注意寺中有墓園,也不曾感覺該寺有濃厚的日本風味。母親安葬於此後才發現到寺中的遺骨同時包含了二次世界大戰身亡的台籍與日籍的日本兵。
其中有一日本人遺骨安置所(圖一),題名者為井口貞夫(1899-1980),他曾任駐中華民國大使。今年初我在此遇到日本訪客,其先人骨灰在此,陣亡於1943年3月之海戰。我熟悉二次世界大戰歷史,告訴日本人當時之海戰應該發生於俾斯麥海(Bismarck Sea),並告訴他不死鳥「雪風」的故事。日本人頗興奮,說他看過《驅逐艦雪風》這部電影。
1943年3月2日至3日盟軍在俾斯麥海對大日本帝國海軍的運輸船隊進行轟炸行動,殲滅了日軍船隊。在這次攻擊行動,盟軍首次使用了跳彈攻擊戰術,於低空高速投擲炸彈,使炸彈如打水漂般地一 一擊中船隻的水線,造成七艘日本運輸船以及三艘驅逐艦中彈。當時運輸船在海戰中被擊沉時,有一艘日本驅逐艦「雪風號」救助倖存的船員,將他們運往巴布亞紐幾內亞的萊城(Lae)。「雪風」在二戰期間參與十六次以上的作戰,幾乎毫無損傷,並屢獲戰果,被稱為「奇跡の驅逐艦」。
1947年7月,戰敗國日本將「雪風」移交至中華民國。艦上的日本乘組員們在移交前,仍細心地整備,保養艦隻。聯合國監交官員感嘆「戰敗國的軍艦仍細心整備及保養,真是令人驚嘆」,雪風船員如此的敬業精神,難怪在無數戰爭中能全身而退。
該艦後來改名為「丹陽艦」(DD-12)。我的好友──聞名世界的無線電大師李建業博士(C. Y. William Lee;圖二)曾在丹陽艦服役,根據他的回憶,丹陽艦空間狹小,而他的身材高大,行動不很方便;而且丹陽艦老舊,並無火控系統與雷達為主炮,只好裝了一個假雷達欺敵,面對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的快速炮艇及魚雷艇時,相當吃力。即使如此,1959年8月3日,老舊的丹陽艦與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二艘巡洋艦(應該是近海巡邏艦)交戰,擊沉一艘、擊傷一艘,本身無傷,真是神奇。
2015年我擔任科技部政務次長時,國防部副部長告訴我,一九六六年丹陽艦除役,其俥葉現存於海軍司令部大直營區以及海軍官校(圖三)。主錨則贈與日本,現存於江田島的海上自衛隊學校。

圖二:李建業 圖/林一平
圖二:李建業 圖/林一平
圖三:海軍官校的丹陽艦俥葉 圖/林一平
圖三:海軍官校的丹陽艦俥葉 圖/林一平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