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人間 媽媽的心疼 鋼鐵的守護

9

文/楊鎮全(軍事節目製作人)
這個月,陸軍的海龍蛙兵,又一批隊員結訓了,接著他們就要投入金、馬、澎外島的前線防禦任務,擔負起第一線的國家守門工作。
陸軍的海龍蛙兵是一支有歷史的特種部隊,滲透、突擊、特攻,都是他們的任務,要會陸上的各種戰技,也要會水域的戰鬥本領,他們的隊員,更要完成跳傘訓練,是台灣少數擁有陸海空三棲作戰的部隊。
海龍蛙兵要結訓之前,都要通過硬漢路的考驗,這其實和海軍陸戰隊兩棲蛙人結訓,必須要通過天堂路相同,只是單位不同,考驗的方式當然不會一致。
在硬漢路開始之前,帶隊的教官都會問學員,有沒有人要放棄,因為這段不到一公里路程,考驗非常慘忍、嚴苛,教官一定會說這一句,「真的很殘忍、因為敵人絕對不會對你仁慈」,他們都是自願來受訓的官士兵,他們都是經歷半年最嚴格訓練的即戰力,受不了的人,早就已經離開或是被淘汰,留到最後的、幾乎都不會在這關頭放棄,即使操到流血、跑到腿軟,全身都是沙子汙泥,也趕不走這群硬漢。
因為要能特種作戰,所以這群官兵必須要能打,還要不怕痛、不怕髒、不怕苦,所以他們要在沙地上通過各種考驗,包括用惡臭的爛泥偽裝、打赤膊爬過濱刺草等,這些都是極度痛苦的關卡,但他們的信條是「絕對服從、忍耐到底」,所以考驗在眼前絕對不能遲疑,只是這段路如果走不完、過不去,那就別想掛上海龍蛙兵的鐵蛙牌。
硬漢路「視覺上」最痛的關卡,大概就是通過終點之後,教官會在他們的胸膛上、釘下一片鐵蛙牌了,蛙牌釘上去,也代表通過半年來所有考驗,象徵著榮譽、也象徵著一份永久的驕傲。
但是在打赤膊的胸膛上,釘下長零點八公分的鐵針,讓蛙牌在胸口留下兩個小小的傷口,看在蛙人媽媽的眼裡,有人覺得兒子長大了、好驕傲,當然也有人覺得殘忍,這樣的「習慣」應該要改變。
媽媽心疼兒子吃苦,這很好理解,因為人心是肉做的,看到兒子身上,已經有因為訓練留下的各種傷口,結訓之後還要刻意再被釘兩個洞,媽媽的眼淚很難忍得住,但這群蛙兵卻沒有人喊痛,甚至甘之如飴,這對他們而言,是一輩子永遠烙印在身上的光榮印記。
在我看見媽媽的留言中,有人力挺、有人質疑,覺得兒子身體被傷害,但想想這些軍人為何願意在這麼痛苦的訓練中撐著?願意讓人在他身上打下兩個小傷口?理由很簡單,這就是一種軍魂,代表他們願意為了保護這個國家、土地,不怕痛、不怕傷,甚至不怕死,如果連這樣的痛都不能忍,我們怎麼期待他們面對壓力不會屈服。
母親的心疼,我們都懂,畢竟這樣的訓練,沒幾人能忍,但當他們擁有了鋼鐵軍魂,就能成為父母、家人的安心依靠,能夠成為這片土地,最堅實的守護者。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