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趣聞】大專聯考作弊史

7

文/王文隆
驕陽似火。炎熱的七月天裡,考生在教室內振筆疾書,寄盼有個好成績進入理想的學校;陪考家長在教室外揮汗如雨,期盼孩子能有好前程,成龍成鳳。考試結果通常在八月初揭曉,考試成績也就成了「最佳」的父親節禮物。早年大專院校的錄取率不高,只要考上了大學,簡直就是魚躍龍門,未來前途可期。
但,不是每個人都能考上好成績,因而出現了一些邪門歪道的方法,希望能騙到分數,考上理想的院校。為了加以防堵,考試單位跟作弊考生間就展開了一連串的戰爭。
早期科技不發達,作弊的方式比較單調,就是夾帶考卷出場、私傳紙條、攜帶小抄、左顧右盼、偽造證件、偷換座位、槍手頂替這些招式,違規考生一經發覺,當即取消考試資格,驅逐出場,如槍手已具大專學籍,遭逮後也將通報開除。在只能核驗證件、查對照片的年代裡,為了應付證件偽造,一九六七年夏天,還曾經請出法務部調查局居間協助,查偽防弊。
但,科技日新月異,舞弊考生的工具也越來越多,一九七四年破獲了第一起無線電作弊案,由三人一組,入場的其中一名考生將答案背出,交由場外接應人員利用對講機將答案回報給戴收報機的另一名在場考生。
科技儀器作弊之舉,震驚全國,報端大幅報導,爾後舞弊考生的花招仍不斷進步。
一九七九年,新竹考場發生場外接應者以遙控飛機搭載發報器,將答案拍發給場內戴收報機考生的事件。爾後幾年,都有查獲地下工廠製作袖珍肉色收發機供作弊所需的報導,其體積僅膠囊的四分之一,塞入內耳之後無法察覺,增加監考的困難。因而自一九八七年起,考場周邊都有電信警察與電信總局合作配置的偵防車,偵測周邊電波,以防堵電子舞弊,且規定必得在該場考試鈴響開始後一小時才能交卷,縮短舞弊考生能操作的時間。
然而,舞弊考生總能找到新出路。一九八八年二月起,電信局開放B.B. Call傳呼業務,顯示型呼叫器進入市場,不僅上面能出現數字,也能記憶多組訊號,在隔年就成為作弊集團的工具;另也爆發顯示型電子錶作弊的案例。
除了小組獨立運作外,作弊竟也逐漸集團化,一九九○年甚至有一個舞弊補習班,招收「有志」同學一百六十名集中密訓,收取前金共八百餘萬,所幸在考試前夕被調查局查獲,因名單被警方掌握,該批槍手在考試當天全部缺考,「受訓」同學也大多畏戰,未對公平性造成傷害。但,之後以身試法的,仍所在多有,每年都能見諸報端。
在新科技之外,一九七五年也有作弊考生利用彩色旗幟,透過同夥在考場周圍山坡上拍打旗語的方式,將ABCDE,化為紅、黃、藍、白、綠五面旗幟傳遞答案的例子,可見真是花招百出。
大專聯考雖重要,或將影響一生,但也應該誠實應考,拿出真本事來較量,切莫心存僥倖,抱著「今年不作弊,明年當學弟」的恐懼,將道德良知踐踏於腳下。這樣考來的分數,既不真實,也不踏實,未來的路也必然伴隨著陰影和不安。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