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見生活】溺水

10

文/楊敏
五彩迷幻的絢麗光球、震耳欲聾的歌聲、此起彼落的閒聊、冰塊碰撞酒杯的清脆聲響、侷促狹窄的包廂、濃郁的菸草味……每次在這種場合,Y都覺得自己像條溺水的魚,掙扎著上不了岸,真奇怪,明明處在自己賴以維生的地方,身體卻本能地想逃脫。
Y理解不了為何要把下班時間分給公司聚會,這讓她感覺自己彷彿還在上班,戰戰兢兢地。一次次地乾杯、一首首高歌,狹小的KTV包廂裡擠滿太多她不熟識的臉孔,他們有說有笑,於是她也跟著笑,假裝自己一片和樂。
身旁一些人開始拱著她點歌,斬釘截鐵:「就妳一個人沒唱。」邊說邊將她推到機台前,Y不喜歡在不熟的人前唱歌,委婉地說她聽過的流行歌沒幾首。他們一副「少來了」的目光緊咬著她,將她生吞活剝,Y慌忙之際又灌了一大口酒,胡亂點兩三首,震耳的伴奏蓋過她蚊子般的呢喃。啤酒又苦又澀、菸味刺鼻、時間太漫長,她抓著通訊軟體裡幾個朋友瞎聊,藉此掩蓋她滅頂的不安。
那三個小時Y在思考自己是不是異類。為何在所有談笑風生的人中,唯獨她一人尷尬緊張,只有她一人悶悶不樂,甚至有點想流淚。用力抱緊膝上的隨身包,真希望自己像酒杯裡的冰塊一樣,一點一滴地消融不見。好可笑啊,明明雙腳長在自己身上,明明可以往捷運站走,最後卻還是順從地來聚會,是怕自己成為別人眼中的異類?是怕這樣的不合群會招厭?但Y其實比誰都清楚,她這樣一去就是讓腦袋淌入一灘死水。
我年輕時的代稱就是Y,Y取自我姓氏縮寫。現在的我是一名自由工作者,自己接案子。這樣逃避社交並不是一件好事,但是生活已經夠讓人疲憊,為何我還要讓自己更累呢?我想說的是,下班後悠閒地吃個晚餐、獨自去公園散步、回家追更新的劇集,這才是我愛的生活,我才得以呼吸。
願每個人都能找到讓自己如魚得水的生活型態。日子靜好、各自安生。♣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