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人間 台灣教育改革 應做通盤檢討

13

文/陳復(台北市家長協會常務理事暨國教希望聯盟召集人)

教育改革已經二十幾年,應該已經到需要全盤檢視其成效的時刻。如果我們觀察台灣常見的社會現象,當不難發現:當任何一個問題浮現出來,我們常不願意針對觀念來辯論問題本身,卻喜歡對人的私德做人身攻擊,要不就是議員與官員相罵,要不就是競相召開記者會或直播來表示清白,使得問題失焦,真正該討論的事情很難被認識與解決,這背後就是因為沒有人真正懂得思考與辯論。當前教育改革一直在改制度而不是改思惟,沒有任何中心思想,造成無根基的世代,反觀自黃背心運動後,法國總統馬克宏祭出全國大辯論(Le grand débat national),從今年一月在全法各地召開上萬場辯論會,與五十幾萬選民面對面溝通後,馬克宏本人親自參加十一場辯論,每場辯論都超過五小時(最長時間八小時,會議持續到隔天凌晨二時半才結束),他雄辯滔滔替政策辯護,全面想把問題談清楚,使得馬克宏的民意支持度從谷底翻身,黃背心運動最終逐漸平息。這應該就是法國人學習哲學與善用哲學的效益。

教育改革是否有針對人生命主體的心靈覺醒來從事於課程設計、教材編纂、師資培育、考試方式與制度規畫呢?這個核心問題頗值得我們仔細討論。譬如法國高中畢業有哲學會考,讓學生探問法律是否能帶來幸福,台灣體制教育至今還是典型的工業時代培訓產業人才角度思考下的課程(國、英、數、社、自),且自三民主義廢考後,台灣再沒有任何思想類課程,這種在後工業時代甚或人工智能(AI)時代來臨都會面臨極大挑戰的學習型態,是否應該有個通盤檢討與展望未來?教育本來就應該不斷與時俱進的變革,然而,迴避根本問題的討論,淘汰沒有直接從人心靈覺醒的主體角度來思考未來教育,只有著重於課程綱要、考招型態與國族認同的角度來「汰舊換新」,卻沒有發現「時代感」已經發生重大質變,只知配合既有產業需要來教育學生,卻面臨連產業本身都已處於被淘汰的命運,無視自然人即將面臨智能人帶來的重大影響,一直聲稱我們在從事於「教育改革」,這應該是種對該名詞的扭曲與變形,而不是真正在從事於教育改革。

當國文課沒有深刻的思想內容;當公民課只有法律沒有道德;當歷史課只有時間敘事毫無辯證討論,我們不禁發現:如果教育部要透過制訂課綱來控制內容的編纂,這作法不只限制教師本身自主教學的可能性,更不太可能尊重學生個別差異。並且,我們是否曾認真檢討既有現象究竟在哪些環節出現問題?這包括目標架構釐清、適當程序安排、正確資源投入風險推演控管等項目都應該納進來評估。

當整個中小學教育現場,其制度設計都變成強迫師生在「弄虛作假」,包括讓不專業的人去教無知的人,意即在師資培訓過程中根本沒有跨領域學習經驗的老師去從事於跨領域教學,或者通過無數頻繁的評鑑與訪視,讓教師必須著重教學績效,無視學生是否能吸收,只有趕進度才能教完整學期課程,卻導致每年都在讓學生直接升級,繼續要求其在下一階段學著自己並未徹底了解的課程,這種違反教育原理的作法,讓任何教育理想推出來就變成海市蜃樓的假象,需要我們教育視作影響國家根基與存續的重大課題,重新整體思考該如何解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