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再挑起美國種族歧視議題

4

距離二○二○年總統大選雖仍有一段時間,美國兩大政黨,民主黨與共和黨已呈現水火不容,川普總統要求民主黨籍四名女性非白人議員離開美國,由於川普本身為德裔移民第三代,誇張的行徑不但自打嘴巴,更凸顯美國社會白人至上的種族主義。
一七七六年七月美國獨立宣言正式完成,宣言中明白表示人人生而平等,任何一個政府皆無權力透過法律或暴力行為對待,然而說來諷刺,在美國生活的黑人完全遭受歧視,美軍對於有色人種的開放入伍,更晚至二次大戰後期。
二戰結束至今,美國國力蓬勃發展,這個時期雖然美國對於移民海納百川,但美國社會仍然對於亞洲裔、非裔等族群充滿偏見歧視,歷史上幾乎沒有一位美國總統敢公開表示反對有色人種移民美國,川普的火爆性格再度發揮,用極為醜陋歧視的文字要求有色人種的議員回到自己家鄉,由於此事已在美國政壇爆發論戰,川普雖極力辯駁,但終究仍敵不過各大媒體的抨擊。
弔詭的是,川普在共和黨內的民調不減反增,不但上升近五個百分點,百分之四十一的美國人仍然滿意川普表現,基於川普總統的歧視言論,引起國內外許多政治人物抨擊,都一致認為川普的行徑嚴重脫序,必須向美國及全球非白人族群致歉。
美國建國以來,雖憲法明確表示會保護不同族群、膚色、宗教的人,但兩百多年來,美國社會始終仍有種族歧視問題,二○一五年川普在競選總統時,就有針對墨西哥裔、非裔族群使用歧視性言論的紀錄,這幾乎是美國政壇不曾有過的例子,川普不但打破禁忌還當選總統。
二○一九年之際,「種族牌」再度成為美國總統大選的熱門議題,特別是藍領階層的白人族群,排外心理特別嚴重,川普似乎抓住這一群人的政治偏好與口味,嚴厲抨擊非白人移民,美國雖是個多種族移民的國家,但在針對非白人族群上的包容上,仍有進步與被批判的空間。
嘉山(嘉義市/中華戰略前瞻協會會員)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