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光走廊】西洋版畫與中國世紀風雲(9-7)義和團事變

33

文╱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義和團源於咸豐、同治年間的鄉團,為保衛身家,練習拳棒,名「義和拳」。1887年山東發生教案,引發排外浪潮,義和拳遂演變為仇教團體,其思想出自《封神榜》、《西遊記》、《三國演義》,信奉之神靈亦為神怪武俠小說人物。
「戊戌變法」後,慈禧以外人偏袒光緒、保護康梁而懷恨在心,使得「扶清滅洋」的義和團受到滿清朝廷之許可。拳民於是大肆活動,在涿州、保定一帶拆鐵路、毀電線、殘殺教士教民,官兵無法制止,局勢嚴重。
1900年6月,義和團在慈禧的允許之下,進駐北京,並進攻天津租界,最終使俄、德、法、英、美、日、義、奧等八國組織聯軍攻陷北京,慈禧偕光緒等人狼狽出奔,逃往太原,後至西安。此時,東南各省宣布自保,與義和團事件保持距離。
聯軍入京後,不僅大肆劫掠,同時以懲凶為名,逮捕處決涉事的清廷官員和拳民首領。1901年7月25日,中外簽署《辛丑條約》,清廷不僅支付巨額賠款,且被迫同意外國派兵留守京師,主權盡失,陷入隨時可被列強瓜分的悲慘命運。
「庚子事變」對中國人有著深刻的影響,一方面使中國由自大轉為懼外,另一方面也使得清廷失去其統治的權威性,新的改革思潮旋即而起。

中國民間強烈的排外情緒:1900年8月25日,《倫敦新聞畫報》水彩畫絲網印刷。兩個街頭藝人正通過木偶戲的方式向人們宣傳洋人的惡:一個法師模樣的木偶正舉劍向洋人施法,其中一個洋人已經「倒斃」了,另一個也驚恐萬狀。周圍的觀眾哈哈大笑。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中國民間強烈的排外情緒:1900年8月25日,《倫敦新聞畫報》水彩畫絲網印刷。兩個街頭藝人正通過木偶戲的方式向人們宣傳洋人的惡:一個法師模樣的木偶正舉劍向洋人施法,其中一個洋人已經「倒斃」了,另一個也驚恐萬狀。周圍的觀眾哈哈大笑。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中國人的茶館:1900年8月4日,《倫敦新聞畫報》水彩畫絲網印刷。三個男人抽著菸,喝著茶,這悠閒的一幕在中國的茶館內很常見。看這三人的裝束和屋頂的燈籠、繁複的飛罩,應該是廣州、香港一帶。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中國人的茶館:1900年8月4日,《倫敦新聞畫報》水彩畫絲網印刷。三個男人抽著菸,喝著茶,這悠閒的一幕在中國的茶館內很常見。看這三人的裝束和屋頂的燈籠、繁複的飛罩,應該是廣州、香港一帶。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運河上的水閘:1900年7月21日,《倫敦新聞畫報》水彩畫
絲網印刷。義和團的活動範圍主要集中在山東、河北、北京
一帶,並沒有擴展至南方,更沒有「從內陸向海岸彙集」。
畫家筆下運河上的水閘是像寧波一帶,「水閘」實際上是一
個傾斜的泥坡,船在閘上由人力拖動。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運河上的水閘:1900年7月21日,《倫敦新聞畫報》水彩畫
絲網印刷。義和團的活動範圍主要集中在山東、河北、北京
一帶,並沒有擴展至南方,更沒有「從內陸向海岸彙集」。
畫家筆下運河上的水閘是像寧波一帶,「水閘」實際上是一
個傾斜的泥坡,船在閘上由人力拖動。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東交民巷中的激戰:1900年10月20日,《倫敦新聞畫報》水
彩畫絲網印刷。這張插畫源自賈爾斯拍攝的一張照片,描繪
俄國水兵在東交民巷的路障後抵禦義和團的進攻。這張照片
不僅被轉製為水彩畫以石印版畫的方式刊印在《倫敦新聞畫
報》上,還被轉刻為木版畫刊印在法國的《畫報》上。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東交民巷中的激戰:1900年10月20日,《倫敦新聞畫報》水
彩畫絲網印刷。這張插畫源自賈爾斯拍攝的一張照片,描繪
俄國水兵在東交民巷的路障後抵禦義和團的進攻。這張照片
不僅被轉製為水彩畫以石印版畫的方式刊印在《倫敦新聞畫
報》上,還被轉刻為木版畫刊印在法國的《畫報》上。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被燒毀的豐台車站:1900年11月24日,《倫敦新
聞畫報》素描畫絲網印刷。為了阻止從天津前來
增援的聯軍,清軍與義和團一起破壞了京津鐵路
的黃村車站、馬家堡車站等。特別是當時作為津
盧鐵路(天津至蘆溝橋)、盧漢鐵路(蘆溝橋至
漢口)的馬家堡火車站,洋籍員工的宿舍、停放
火車及配件的車場均被付之一炬。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被燒毀的豐台車站:1900年11月24日,《倫敦新
聞畫報》素描畫絲網印刷。為了阻止從天津前來
增援的聯軍,清軍與義和團一起破壞了京津鐵路
的黃村車站、馬家堡車站等。特別是當時作為津
盧鐵路(天津至蘆溝橋)、盧漢鐵路(蘆溝橋至
漢口)的馬家堡火車站,洋籍員工的宿舍、停放
火車及配件的車場均被付之一炬。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