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產業發展】 唐山工業基地的翻轉創新

1

文/記者王進業、王洪峰、王建華
這裡是中國近代工業先行者,是中國工業編年史首頁坐標,根據科爾尼諮詢公司發布《二○一九全球城市指數報告》,唐山在全球最具競爭力城市和全球最具發展潛力城市排名中,分列一百三十名和七十七名。
常青企業連綿三代
英式風格的礦井構造和部分礦用建築與設備,使用至今已達一百四十一年,是這個晚清洋務運動時期興辦的最成功企業之一的標誌。這個中國最早機械化採煤礦井,憑借持續技術改造,拒絕鐵鏽斑斑,依然奇蹟般地擔當著開灤集團產煤主力。
始建於一八七八年的開灤煤礦,還另外開創了許多中國第一,包括中國最早的鐵路運輸業、中國最早的電力工業等,並在曠野和坡地上繁衍出了唐山這個中國重要工業基地。
數十公尺高的井架矗立在城市上空,數公尺直徑的天輪晝夜不停地轉動,塗著黑亮油漆的厚重絞車每天把上萬噸的原煤從上千公尺深的地下取出,送往幾公里外的新型煤化工生產線。
今年三十五歲的李偉是礦井的機電部門負責人,他尊崇煤礦的悠久歷史和厚重底蘊,並對公司未來充滿信心。「雖然可採儲量不多了,但開灤不會消失。」他說。
李偉是家中的第三代開灤員工。受祖父和父親的召喚,他大學畢業時放棄一線城市更優厚工作機會,返回故鄉入職開灤煤礦。
李偉的祖父李廣豐今年八十六歲,新中國成立後的第三年入職。李偉的父親李福來今年六十歲,是一九七六年唐山大地震後開灤首批新員工。
李廣豐認為開灤是自家的「根」,子孫應一代代接續入職,而不能斷了「血脈」。
李偉進入開灤的二○○八年,正值開灤建礦一百三十周年,也正趕上國際金融危機爆發。由於中國大陸經濟抵禦住了危機影響而繼續快速增長,開灤的效益依然處在始於二○○二年的「黃金期」。
百年老企擺脫慣性
中共十八大召開的二○一二年,是中國大陸經濟發展進入新常態的分水嶺。中國大陸經濟向形態更高級、分工更複雜、結構更合理的階段加快演化。
由於需求放緩、市場萎縮和產能過剩、價格低迷,加之環保導向的煤炭能源結構性削減,開灤效益隨之呈現下滑趨勢。
二○一五年,中國大陸明確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享的發展理念。二○一六年,中國大陸開始實施以「去產能、去庫存、去槓桿、降成本、補短板」為主要任務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
開灤集團承擔的去產能任務是:二○一六至二○二○年間壓減產能一千八百五十五萬噸,轉移安置員工二萬五千多人。
「改革啟動後的前兩年,開灤陷入了困境,工資經常緩發遲發幾個月,但我沒有產生離開的念頭,堅信困難只是暫時的。」李偉說。
愈來愈高的採煤成本,逐年減少的原煤產量,瀕臨枯竭的資源賦存,以及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重任,促使這家百年老企擺脫模式慣性、加快轉型升級,賦予自己打破「煤竭礦衰」宿命、延續生命活力的廣闊空間。
二○一七年底,開灤集團明確提出推進產業鏈、價值鏈向高端延伸,將精煤、煤化工、現代服務業作為三大支柱產業,並以煤炭為基礎培育發展新能源、新材料等戰略性新興產業。
二○一八年,開灤集團步入高質量發展「快車道」,營業總收入達人民幣七百六十億元。其中,煤炭板塊營業收入和利潤分別增長逾百分之二和百分之五十八,煤化工板塊收入和利潤超過煤炭板塊分別增長逾百分之十四和百分之一百四十六。
開灤集團對外出口技術服務,在周邊多個國家開展採礦設計、勘探、施工、管理和技術諮詢,拓展了「開灤」品牌的國際影響。此外,還引入了智能化採煤技術和設立無人工作面,作為新型工業化的最新突破。
正在經歷開灤成功轉型的李偉,按時領取著入職以來的最高薪資,數額大大超過唐山市平均工資水平,甚至超過了父親和祖父在職時的薪資之和。
開灤長期採煤導致了「城市裂痕」和「城市瘡疤」。如今,「城市裂痕」已被近三十平方公里的主題公園、湖泊水系和魔幻燈光秀所縫合,「城市瘡疤」不久後也將被十多平方公里的花海、文創園、風情小鎮等撫平。
開灤這個中國民族工業的「活化石」,只是唐山這個中國老工業基地轉型升級的一個縮影。

河北省唐山市南湖景區夜色。
圖/新華社
河北省唐山市南湖景區夜色。
圖/新華社
中車唐山機車車輛公司「復興號」動車組生產線。
圖/新華社
中車唐山機車車輛公司「復興號」動車組生產線。
圖/新華社
河
鋼
集
團
唐
鋼
公
司
一
處
鋼
卷
存
放
區
。
圖/新華社
















圖/新華社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