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自在 一期生命自然謝幕的歷程 (六)

204

文/慧開法師 (佛光山副住持、南華大學專任教授)
最後一、兩天,到捨報之前數小時迴光返照
當一期生命接近尾聲,在這個階段,有一些臨終者會出現「迴光返照」(a surge of energy)的現象。在這個階段之前,他可能是處於「迷惘(confusion)」或「迷失方向(disorientation)」的狀態;但是在這個時候,他卻可以說話說得很清楚,腦筋也很警覺。他可能已經好幾天什麼東西都沒有吃,但是在這個時候,卻會要求吃一頓最喜好的飯菜。他也可能已經有相當長一段時間都不想要見任何人,但是在這時候,卻可能會坐在客廳裡接見親朋好友和訪客。
這種「迴光返照」,英文作“a surge of energy”,意思是一種「能量的衝擊爆發」,表示「從這個世界要轉換到下一個世界的精神能量」已經來臨,它被用來作為這一期生命最後階段的行動表達,然後再繼續向前邁進。雖然迴光返照並不總是如上述的那幾個例子所表現的那麼顯而易見,不過在事後看來,它通常是可以被察覺及認知到的。
隨著死亡的降臨與迫近,在先前的一至兩周,臨終者的身體所曾經出現過的跡象極症狀,到了最後這一、兩天,會變得更加密集而強烈,略述如下:
燥動不安 (Restlessness):由於臨終者血液中缺乏氧氣,燥動不安的反應,會進一步增加。
呼吸模式 (Breathing patterns):臨終者最後階段的呼吸模式會變得更快或更慢,也更不規則。快的話,呼吸可能會快到一分鐘六十下,比跑百米衝刺還喘。慢的話,呼吸通常會停止十到十五秒,甚至於三十到四十五秒,然後再恢復。
呼吸阻塞(Congestion):最後階段的呼吸阻塞可能會非常大聲,這個現象會受到身體側臥(不管是左側或右側)的影響,它也是來來去去,一會有、一會沒有。
眼睛:臨終者的眼睛可能是睜開的,也可能是半開半閉著,但是並沒有在看什麼東西,類似「視而不見」的狀態。他們眼睛看起來會有些呆滯無神,通常會帶著淚水。
手腳:在最後階段,臨終者的手和腳會變成紫色,也就是「瘀青」的現象,同時膝蓋、腳踝和手肘都可能會出現斑點,胳膊、雙腿、背部和臀部的底部(躺臥在床上時,身體貼著床鋪的部分)也可能會出現斑點。原因是血液循環變得遲緩停滯,又因為地心引力的關係,血液產生沉澱,所以會有這些現象,其實這是很自然,也是很正常的。
沒有反應(Non-responsive):一般而言,臨終者在死亡前的某些時刻會變得沒有反應,也就是無法對其週遭的環境作出反應。
我們如何對待自我死亡時的情境,將取決於我們面對生命時所產生的恐懼,以及我們對生命的參與程度,還有我們有多願意放手過去,而勇於進入新的未來。恐懼和未完成的事情,是決定我們在面對死亡時,會有多少抗拒的兩大因素。
當呼吸最後停止的時候,分離就會完成。最後一口氣,往往會伴隨著一、兩次長間隔的呼吸,然後身體就放空了。車主已經不再需要一輛沉重而無法運作的老爺車了,他已經進入了一座新的城池,展開下一期新的生命。
我們兄弟照顧雙親的經驗:
我的母親往生前,曾先後住在耕莘醫院和台大安寧病房,住院期間,雖然大部分時間都在昏睡,但是睡飽了就會醒來。醒著的時候,會睜開眼睛、轉頭,還會伸出左手揉眼睛、抓癢……等等。小弟開定在她面前回憶童年的趣事和講笑話的時候,她不但會開口笑,還會發出「呵、呵、呵……」的聲音。這些情況在在顯示媽媽的意識是相當清楚的,其實這也是媽媽能夠善終與往生的寶貴契機。
在母親往生前最後兩周(剛好十四天),我們將她從台大醫院安寧病房接回家中,她幾乎都在昏睡的狀態,但是在捨報前醒來了,她睜開了眼睛看著二弟開憲一家四口隨侍在側,二弟對著媽媽訴說當年她帶著孫兒弘觀在佛光山大雄寶殿的溫馨回憶,她眼角含著淚水,聽到了兒孫話當年的美好回憶,她開口笑了。那時二弟就對弘觀、弘音說,你們大聲念佛一百零八聲給奶奶聽,弘觀、弘音就高聲誦念佛號,到第一百聲的時候,媽媽深深地呼吸了最後一口氣,安然地捨報往生。
媽媽在往生前大約十二小時,因為血液循環遲緩停滯,就如上文所述,在身體各部位都出現的嚴重瘀青現象,整個腳底板呈現很深的紫色。
媽媽在捨報之後,印堂發亮,臉上沒有皺紋。媽媽剛走的時候,嘴巴是張開的,在助念九個小時之後,就自己合起來了。原本媽媽因為血液循環遲緩停滯而在身體各部位出現的嚴重瘀青現象,也在助念二十二小時之後,不可思議地全部都消除了。
(續待)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