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子共讀】 療癒孩子的焦慮 大人的失落《天天星期三》《玩具診所開門了》

30

文/李明足

圖/小天下提供
女兒讀幼兒園時,為了讓她認識日期,費了好多功夫要來一本「一天撕去一頁」大日曆本,掛在客廳,女兒負責每天一早撕日曆。
一天下班,急急忙忙拉著女兒去上鋼琴課,抬頭一看日曆,拍額頭大叫:「哎呀,媽媽糊塗了,今天才星期一。」女兒高興地留在客廳玩,我快步進廚房。但,不對呀,今天在學校明明上星期二的課。又走回客廳仔細看,那張星期一的日曆紙被厚厚膠水黏在星期二紙上。和女兒長談後,我才明白:有些孩子對學才藝是如此焦慮的。
數年前我自中學退休後,開車外出,常不自覺地開往學校;甚至很喜歡回校代課,這才發現原來倦怠的是刻板體制而非教學。於是充實知能,打開教學框架,在校園外以繪本圖文慢慢鬆綁大朋友、小朋友的糾結心靈和閱讀樂趣。我自己因而釋懷,樂在其中。
透過圖文窩心又有趣
這就是為什麼第一次和學員共讀《玩具診所開門了》和《天天星期三》,特別有感。
《天天星期三》中的嚕嚕害怕星期四要上台表演,請求守護天使讓日子直接變成星期五,魔法不精的守護天使,卻把每一天都變成要練舞的星期三,讓嚕嚕痛苦地面對「天天星期三」,跳著錯亂的節拍和動作,一再遭老師糾正和大眼怪瞪眼。幸好有小老鼠從旁教導他,當魔法變回星期四,他終於可以快樂地和怪獸小孩們一起上台跳舞。
讀者是否好奇,小老鼠到底以什麼「招數」,成功引導反應慢半拍又沒音感的嚕嚕?翻開畫面,我們不覺被作家的布局,畫家的巧思折服。
《玩具診所開門了》的河馬醫生年紀老了,醫術一再出錯;既然年老力衰,他乾脆宣布退休。但退休後的他,依然惶恐,依然喪氣。偶然機會看到狐狸大叔要丟棄壞掉玩具,他用巧思拼湊修理,經他「醫治」每個壞玩具變成新玩具。他開始為新玩具編故事,附近的動物都來當聽眾。河馬醫生開心地回到診所重新掛牌開業。
先猜猜看,他重新開什麼診所?答案是:「玩具診所」,還細分科別:「家醫科」。
那生病的動物怎麼辦呢?別擔心,作家安排的故事結局,如此貼心,而且仔細找圖,其實畫家早就在本書的第一跨頁就埋下伏筆了,你看到了嗎?
處處有議題有驚喜
這兩本繪本關照的主題不盡相同,但同樣在翻頁中藏了許多趣味彩蛋。《天天星期三》嚕嚕困在問題裡無法解決,這幾頁除了嚕嚕和小老鼠的紅帽子外,畫面以灰色調反差呈現;直到小老鼠教會他跳舞;畫面又回到全彩,顯示正向解決問題,「人生就變彩色的」。
更甚的是這本書的後蝴蝶頁,已經開始預告接下來的故事,看來嚕嚕不只不會跳舞,他的歌聲也讓其他動物「雞飛狗跳」。到底嚕嚕如何解決他的歌唱問題?不只撩起大小讀者期待下一本繪本的欲望。共讀時也可引發小讀者更寬廣的想像空間。
《玩具診所開門了》除了蘊含心靈依歸較嚴肅議題外;也藉由玩具的修復,鼓勵孩子愛物惜福。畫家在畫面中不只將玩具診所的四個助手注入草間彌生、拿破崙、梵谷、蒙娜麗莎等趣味造形外,甚至「偷渡」其他繪本中的主角像《我有友情要出租》的大猩猩和《天天星期三》的嚕嚕,就等待小讀者沿書頁去感受尋寶的樂趣了。
與孩子共讀這類具有內在反思精神的繪本,最棒之處在於不只為孩子,大人在無形中也得到療癒。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