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子心橋】單親媽媽的成長路rn

8

文/吳娟瑜
演講即將結束前,一位瘦弱小女孩靠到我身旁,四歲多的她會懂我談的「潛意識的恐懼」嗎?她又會問出什麼問題呢?
「我爸爸為什麼要打我?」細細弱弱的聲音一字一句地說出,全場聽眾屏息靜聽。
「爸爸用什麼打妳?」
「拿細細的竹子。」
「打哪裡呀?」
「手臂,好痛好痛!」
我立刻把小女孩抱起來,讓她坐在我眼前的大桌子上,觀眾席已有數位婦女聽眾熱淚盈眶,一位上班族男士鼻頭紅紅地抽泣著。令人心疼的小女孩,正掀開大人世界脆弱又複雜的一面。
小女孩的媽媽靠過來,談起前夫和她們的相處,又是另一番令人心情激盪的起伏。
沉重的石頭
演講會後,我找了個空檔,和小女孩的媽媽聯絡上,明白了珍珍的家庭狀況,導致她年紀才這麼小,就必須在驚濤駭浪中成長。
珍珍媽媽當初愛上前夫,是看他善良、溫和、大方,不料婚後住進婆家,才發現婆婆喜怒無常,而且常挑撥夫妻的情感。
「婆婆是顆沉重的石頭,推不開也搬不動,我們夫妻不和,婆婆也不會站在同為女人的我這邊。離開那個家,我非常思念女兒,看到她的照片卻大吃一驚,她的嘴角怎麼都是下垂的,而且令我驚訝的是,婆婆嫌棄的臉竟如實地在相片中重現。」
珍珍媽媽逐步發現前夫的原生家庭問題重重。好賭的公公為了躲債早已不知去向,婆婆一手扛起養家活口的責任,整天四處打零工,回到家往往已筋疲力盡,脾氣就發在四個孩子身上。
「我上了許多成長課,理解到前夫有邊緣性人格的特質,常莫名地恐懼,控制欲很強,動不動就發脾氣,再不高興就拳打腳踢。」
珍珍媽媽談起這段家暴的歷程痛不欲生。幾經思考,她暗中下了一個決定,「只有離開那個家,才能救女兒脫離苦海。」
為了幫助女兒成長,才兩個多月的襁褓期間,珍珍媽媽已會在她耳邊描述情緒狀態,譬如:「妳剛才聽到爭吵的聲音,但那不是妳的錯。現在媽媽輕輕撫摸妳的手臂,是要給妳的力量,妳是很勇敢的人,妳會照顧自己的情緒。」
從小就有如此的情緒引導,莫怪珍珍能自己走上講台,清晰地請教問題。
仇恨不能解決問題
提到當初放棄扶養權,珍珍媽媽告訴我:「仇恨不能解決問題,加上我當時沒有工作,情勢所逼,只能放手,至少讓女兒有個安穩的住所。但是,我從來沒有放棄把她帶回我身旁。」
身心受創的珍珍媽媽搬離夫家,透過法院家教官的引導,參加了許多團體治療。從一個騎著單車、淚眼汪汪、想念女兒的失婚女子,逐漸懂得抽離情緒,並且學習理解男女大不同的面向,也明白「權力抗爭期」對婚姻的殺傷力。
「我下定決心要更認識前夫。他在婚姻中是否有孤寂感?當他情緒不穩時,我可以如何心平氣和地與他對談?還有,我不再用隱忍的方式委屈求全,為了珍珍,我練習理直氣和地與人相處,讓珍珍有個好榜樣,也讓她減少被爸爸責打的機會,能在暴風圈內穩定成長。」
如今,珍珍媽媽常常邀前夫帶著女兒一起出遊,她不但儲備個人自立自強的生命力量,還回頭引導前夫自我認識、自我成長。她說:「我沒有要回到夫妻關係,我只是想幫助一個無助求援的男人,讓他跟自己重修和好。」
我接觸過許多婚變的男女,提起前妻、前夫,不是咬牙切齒就是避之唯恐不及。珍珍媽媽擁有獨特的堅定和智慧,除了鼓勵前夫不要複製父母的教養模式之外,同時讓他知道,每個人都需要足夠的安全感來與他人互動。
「前夫就是一個可以共同成長的朋友,我願意伸出手拉他一把,因為給他機會,就是給女兒機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