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行遲遲】京都.大覺寺

80

文/葉含氤
一座寺廟,靜靜地守著光陰。
來過這裡數回,有時是從市區搭巴士到寺門外,有時從嵐山閒步而至。從嵐山走來,沿路會經過一大段的農家田畦,田邊小徑常見無人看守的自助式菜攤,搭著簡易的頂棚,在厚紙板寫上售價。我來時多為冬日,所以攤架上果蔬清一色都是蘿蔔,但式樣滿多。有胖圓、有長條,有白的,有紅的,還有一種我在台灣從沒見過,身段像白蘿蔔,但外皮則是如甜菜根般的紫紅色,只是不知它內裡是否也同外皮一般的色澤?各式各樣的蘿蔔,環肥燕瘦,都清亮水靈。若真要挑出點毛病,大概只有紅蘿蔔長得較瘠薄,但這並無礙於它們的新鮮,因為頂端綠葉上都摻夾一點潤溼的土,似是剛從田裡掘起。
來時總是晴天,天藍而淨。大覺寺不在市井繁華處,遊人也多不選擇步行,故沿路人少靜寧,更顯鄉間曠遠。
此寺是一千年前平安時期嵯峨天皇的宮殿,恢弘大氣,至今猶保存著中國唐風。不論是門扉、迴廊、屋舍,或是本堂,建築宏闊,木色蒼古不亮堂,有雍穆之態。其中一段迴廊,我猶記得十年前初次來時的情景。那日九點方過,院門甫開,五、六位年輕的僧人正蹲跪在此處,手拿著抹布專心且仔細地來回擦著木地板,沒有一位抬頭看我,彷彿我不存在。那迴廊盡頭,有數間堂屋,內有古物古畫,我因為怕影響他們灑掃,沒有走過去,而走了另一個方向。繞了一圈,返程回到正門口,也忘了那段路沒走過,就舉步離去。
待再來時,已是十年後。這十年,此處參拜的路線與建築、氣氛,彷彿沒有變動過。從進門,脫鞋,買票,門房親切地招呼,然後沿著參觀方向,走過一座座由木廊相連的建築,猶如走在過去的時空裡。若不仔細回想,會以為記憶直接焊連至十年前我初次來的景況,而從中截掉的那十年,成了一個不存在的虛詞。近幾年我每次來,都有這種感覺,也逐漸體會到,「昔」與「今」,不是兩個斷層,而是緊緊相繫,接續而至。
它容貌依然,氣質依舊。我甚至可以清楚地知道,順著這個廊緣,再經過一棟建築,就可以直通到湖邊。那湖,雖是人工湖,但千年前就有了。當時日本貴族嚮往中國文化,每逢中秋都會齊聚於湖邊彈箏、賞月、詠詩。這項傳統,也延續至今日。每年秋節,寺院都會舉辦遊湖賞月,讓訪客也能親臨古人的風雅。
兩年前,我曾於中秋節到京都,本來計畫到大覺寺賞月,可惜遇雨,沒能成行,成為一憾。
緊鄰湖畔是金堂,除了供奉佛菩薩,還有個寫經處。去冬我在那裡,看見兩位年輕的日本女性到服務處申請了寫經。付了費用,拿了紙筆就在大殿左側擇座而定。她們端坐案前,姿態安和秀朗,一筆一畫,抄寫著文字簡約卻意義豐饒的經文。
緩步走出金堂,忽見大風揚起高懸的五色幡,映著日陽,金金麗麗,像燦爛盛開的繁花。
心想,唐朝的風,應該也是這般的。♣

金堂外揚起高懸的五色幡。圖/葉含氤
金堂外揚起高懸的五色幡。圖/葉含氤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