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青春我的歌】吳統雄與他的〈偶然〉

8

文/曹郁美
人皆有同名同姓的可能,何況是歌曲?以下三首〈偶然〉已流傳半世紀,仍值得資深樂迷回味。依時間之序,第一首是上海時代由音樂家李惟寧所創作,姑且稱它為上海版〈偶然〉。 第二首則是台灣版〈偶然〉,「吳統雄和山野服務的朋友們」創作。第三首是香港版的〈偶然〉,陳秋霞創作。
本文聚焦於「吳統雄和山野服務的朋友們」創作的〈偶然〉,時間是一九七三年,也就是蔣經國執政時期。
吳統雄出生於台中,住過高雄、桃園,高中時考入台北建中。自幼家貧,卻憑著對音樂的喜好而困學自修,高一時即寫了第一首歌:〈夏日一把花〉,後來改寫為〈從此〉。
一九七三年,他考進台大中文系,受邀在校園演唱會上唱歌,發現整場曲目幾乎都在唱西洋歌曲,他想嘗試不同路線,後來演唱就以中文歌、尤其是自創歌曲為主。
旋不久,楊弦的中山堂演唱會、《中國現代民歌》有聲專輯(即唱片)的出版,掀起巨大浪花,「唱自己的歌」以無心插柳的方式形成了運動。到了吳統雄大四那年,演唱會翻轉為中文歌曲的天下。才短短數年,這群年輕人的努力開了花結了果。
換句話說,吳統雄、洪小喬、楊弦、李雙澤都屬於「年輕人自創歌曲」的先驅,這些曲子後來皆冠以「現代民歌」的稱呼,他們算是第一代功臣,所謂的「民歌手」。
繼楊弦的個人專輯之後,由洪建全基金會支持、陶曉清策畫,兩張標榜年輕人創作、演唱的《我們的歌》專輯出版了。弔詭的是,它囊括了八位作曲家、二十首新曲,卻沒有一首獲得新聞局審查通過,如:韓正皓的〈學子心聲〉挑戰了聯考的價值、吳楚楚的〈好了歌〉借古諷今等,當然,吳統雄也沒能逃過。
吳統雄創作、演唱的〈墟〉,隱藏保育觀念卻被評委認為「思想灰色」。而〈華靈廟〉這首歌又有何來歷?原來八年抗戰期間,山西省華靈廟地區有一批國軍英勇陣亡,因雙方武器相差懸殊,其中廿四人,每人腰纏十顆手榴彈,自願組成「活炸彈隊」衝入日軍,才阻擋了敵人攻勢。後來吳統雄在中橫的大禹嶺遇見一位種蘋果的老榮民,談起他在華靈廟參戰的過往,於是引起這位年輕人的創作動機。
吳統雄的這首〈華靈廟〉旨在向年邁的父執輩致敬,卻被評審認為「疑有為匪宣傳之嫌」,其實這些烈士皆屬中華民國部隊哩。
此外,吳統雄還為自己媽媽的義工團寫了一首〈媽媽的愛心〉,交由楊祖珺演唱並灌錄在本專輯中,也被禁。吳統雄自嘲:「那幾年,我陸續送了近五十首歌到新聞局,除了另一首山野歌曲〈偶然〉外,全部被禁唱,這樣的數字,不知道是否能夠榮登『禁歌排行榜』,甚至奪冠?」揶揄的語調道出創作的艱辛。
更有趣的是,這位「禁歌大王」竟然在廿五年後,也就是二○○○年受邀擔任廣播金鐘獎「流行音樂節目」與「流行音樂節目主持人」獎項的評審。這……是不是太反諷了?
吳統雄一向活躍,讀大學時每逢寒暑假,他在救國團的山野營隊擔任輔導員,人稱「阿雄哥」。一天,幾位匯集在中橫慈恩站的輔導員想為團友創作一首歌,〈偶然〉便誕生了。
它是集體創作,由吳統雄記譜,走到哪兒唱到哪兒,歌詞一派清新,很適合抱著吉他或自唱,或合唱,很有所謂的「民歌精神」:「偶然,就是那麼偶然,讓我們並肩坐在一起,唱一首我們的歌。縱然不能常相聚,也要常相憶。天涯海角不能忘記,我們的小祕密。」
又過了一、兩年,吳統雄在中橫的洛韶站教一位原民小妹妹唱這首歌,她覺得歌詞太短了,於是幾人又給它加了副歌:「為什麼,忘不了你?為什麼,惦記著你?多少的時光溜走,多少的記憶在心頭。你悄悄地來(悄悄地來),又悄悄地走(悄悄地走),留給我的只是,一串串落寞的回憶。」
就在二○一五年,原民電視台製作了一系列節目,再把節目內容撰述為文字出版成書,那就是《吹過島嶼的歌》。有一集節目是這樣的,受人敬重的的原民歌手胡德夫(KIMBO)以鋼琴自彈自唱了〈偶然〉,並說了一個他聽來的故事:一位曾任台東縣議長的原民男子,在高雄認識一位舞女而相戀,回到太麻里之後根本忘了此事。後來這女子生下一名女嬰並撫養長大,年輕女孩聽了母親的故事便寫下一首歌作為紀念,這便是〈偶然〉,與「吳統雄和山野服務的朋友們」創作的這首完全一樣,這可把人搞迷糊了。
這是怎麼回事?下次再聊。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