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陽明帶你打土匪094】深恩罔極論朱陸(下)

11

文/陳復
為什麼朱陸兩人的學說具有互相補充的意義呢?
陽明覺得陸九淵標舉的觀點都是孔孟的原話,毫無讓人墮落於空虛的內容,唯獨或許有人對其「易簡覺悟」的說法有些疑惑,殊不知「易簡」的說法早在儒家經典《易經. 繫辭》就已經有討論,「覺悟」的說法跟佛教很像,然而,釋家本來就有與儒家相同的觀點,其間差異只有「幾微毫忽之間而已」,何必忌諱其相同,卻講都不敢講,因襲其差異,卻想都不曾想,這並不是做學問應該要有的態度。
雖然晦庵主要講「道問學」,但其實未嘗偏廢「尊德性」;雖然象山主要講「尊德性」,但其實同樣沒有偏廢「道問學」,陽明舉朱熹常說「居敬窮理」,還說「非存心無以致知」,更說過這話:「君子之心常存敬畏,雖不見聞,亦不敢忽,所以存天理之本然,而不使離於須臾之頃也。」陽明大膽表示:「儘管這些言語不見得很透澈,然而,晦庵何嘗不是在講『尊德性』的重要性?我們又何苦在意其內容有講些枝微末節的瑣事呢?只因朱子自己平日汲汲營營於訓詁與註解,什麼典籍都要寫個什麼考辨源流,後世學者掛一漏萬,只鑽研其學問中的枝節,深感其間的辛苦,無法掌握入門的鑰匙,卻反過來譏諷朱子學的特徵就是支離破碎。這是後世學者搞出來的弊端,晦庵本人豈會如此?我看吾兄對於晦庵的瞭解,未盡看得出其最精華的內容。」
這樣一說,不只得罪這位「投錯家門」的弟子徐成之,更是將朱子學按照自己的思想做出修正,藉此對陸子學做出高度評價。這種不啻於「標新立異」的作法,引發朱子學鐵衛軍的憤怒,大家並不是沒有文化水平的低能兒,正因為往日的學術典範是自己賴以維生的伎倆,在觀念交鋒的過程裡赫然發現這位歷劫歸來的野外求生達人,身心都發生異常變化,不再是我們學術士林正統的一分子,簡直在自立門戶,並把我們這些人都罵成沒事在搞些枝微末節的異端?這哪裡能輕鬆當作阿基米德(Archimedes)說:「給我一個支點,我將翻轉整個地球。」這可不是古今盡付笑談中,這是一竿子打翻一船人,整條理學船都極有可能被陽明拿的心學竿子給攪得翻船了。
一大批陽明早年的知交,如汪俊、崔銑與儲巏等人都跟陽明發表斷交聲明,儲巏本來是黃綰與陽明的介紹人,卻責備陽明不守師道,崔銑後來更批評陽明是「霸儒」,才剛從鬼門關回來的陽明,會不會再遇上新的人生風險呢?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