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體自覺】 環境自覺 我們都吃太多了!

19

文/鄧美玲
朋友在陽明山有塊很美的地,小溪、山谷,彷如世外桃源。剛買到手時,他每天清晨上山,享受山上清新的氣息;有朋友到訪,他一定往山裡帶,讓大家羨慕不已。幾年過去,他雇的工人一直都很盡責,除草修樹、照顧花木,那塊地始終維持得美好舒適,但他卻已經沒什麼興致了。
最後一次聽朋友談起那塊地,是在餐桌上。他說想在那塊地裡種點什麼菜,要求本就務農的工人「不灑農藥、不施肥,種什麼收什麼」。結果是,種了百餘顆高麗菜,全部送給蟲子當大餐,慘不忍睹!最後只好任其荒蕪,準備脫手。
種菜養蟲的經驗我也不陌生,家裡有幾分地,一直都種著菜,這幾年爸媽年紀大,只能在院子裡玩票似地種點什麼。不施肥、不灑藥,除非像我爹一樣,每天沒事就蹲在高麗菜或青花菜旁抓蟲,或許還能跟蟲子分食一些被咬爛的菜葉。
相較於每天市場上吞吐量驚人的蔬菜消耗量,我們不禁要問:「這些蔬菜真的讓人安心嗎?」我想大家早已心知肚明,只是,「不然要怎樣?」
我想起在北京教學時遇到一位茶葉專家,我問他對原生態茶葉的看法,他說,那是金字塔尖端的東西。「廣大民眾天天要喝茶,愈便宜的茶葉愈受歡迎,不然你還能怎樣?全世界銷量最大的紅茶包,你知道它的成本嗎?」那麼低的售價還擠得出龐大的利潤,消費者能拿到什麼樣的茶可想而知。
從事自然農法的朋友告訴我,有一回,在農產運銷公司上班的朋友好心給了她一大車廢棄蔬果當堆肥,結果那堆蔬果堆肥腐爛發出的惡臭,讓所有人都不敢靠近……這些事情大家都心知肚明,但誰也無可奈何!就像最近媒體披露,一大桶一百元的業務用醬油,幾乎每家飲食店和小吃攤都在用。
在人人都要求性價比的時代,真的不能罵從業者沒良心,消費者才是主導一切的關鍵。如今這個環扣已是深重難解,而我們除了自掏腰包多買所謂的有機商品,還能做點什麼呢?
最近,我跟幾位朋友開始實踐「十六小時斷食法」,倒不是這個方法有多麼神奇,而是我們都親身體驗到──人真的不用吃那麼多食物!習慣了每天空腹十六個小時,身體明顯變輕鬆了,也不太有飢餓感,漸漸地,一天一頓主餐,第二餐也只需要一點點輕食就夠了。再就是,用餐時細嚼慢嚥,像在禪修期間過堂時那樣,食物經過充分咀嚼,就能充分吸收,我們需要的食物其實可以大幅減少。
以孟山都為首的跨國食品工廠不就是這麼說的嗎,他們被舉世指責的種種「惡行」,其實是在解決糧食不足的問題,我們怎麼這麼不知感恩啊?
我們怎麼對待自己的身體,就會怎麼對待身處的環境。我們若只要求三寸舌根嘗到的美味,至於食物進入身體後會產生什麼影響就轉頭不管了;那麼,就真的只能眼睜睜看著人人與生俱有的獨特生命價值變得不值一顧,只配吃喝用生長激素和除草劑餵養的茶和蔬果,以及用化學甘味劑調出來的醬油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