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人間 希臘燦爛古文明的殘影

12

文╱徐宗懋(文史工作者)
三十多年前,從台灣出去並不容易,一方面內部手續很複雜,文件要轉好幾個單位,起碼要辦一個月。至於外國簽證也不容易申請,要財產證明等等複雜的程序,歐美進步國家更是如此,但有一個歐洲國家是例外,那就是希臘,當時提供台灣人落地簽證,以吸引到希臘去旅遊,因此許多台灣人湧往不用簽證的希臘。
一九八五年,我前往希臘的考慮之一,就是不用辦簽證。當時對希臘的認識還是有一點模糊,知道它是南歐國家,但不清楚它和西歐在歷史和現實中的差異。
由於是自由行,我雖然拖著大行李,但卻像背包客一樣的走動。從雅典機場巴士到市中區後,就拖著大行李在街上找地方住。最後落腳的是在離衛城走路距離十分鐘的一家中型旅館。雅典是熱門的旅遊城市,大街上滿是穿短褲短衫的國際遊客,商店擺著一大堆的旅遊明信片、陶器、鑰匙圈、裝飾品等等。
我住的旅館正叫做Acropolis。歐洲文明始於希臘羅馬,包括希臘的共和體制、哲學家蘇格拉底和柏拉圖、荷馬史詩、神話等,均為歐洲政治、思想、文學的起源。像伊利亞德中對黃金城以及特洛伊戰爭的描述,直入歐洲人文學、戲劇和藝術的靈魂核心。歐洲人對古代希臘的崇拜和感情,有點像日本人對西安的感受,視為精神的原鄉。
希臘文明達到巔峰的亞歷山大大帝時代,也是人類文明的燦爛時期。亞歷山大的遠征軍穿越兩河流域,踏過蘇美、巴比倫和亞述等遠古帝國的舊城,擊潰波斯大流士軍隊,直抵興都庫什山脈,接近帕米爾高原,在過去就要進入中國的新疆,可以說達到軍事的極限。他所留下的不只是帝國疆土的擴張,也是希臘文明的傳播。
儘管如此,如果抱著古代浪漫的想像來期待今天的希臘,可能會失望的。比起西歐城市,雅典更顯得髒亂,感覺上大街上騙子不少,治安不是很理想。希臘的歷史並沒有跟歐洲完全連在一起。從羅馬帝國興起後,希臘成為羅馬的一部分,當羅馬首都定在君士坦丁堡,後又分為東西羅馬帝國,希臘屬於東羅馬,宗教也就屬於東方正教。不過隨著伊斯蘭帝國的興起,希臘成了基督教面對伊斯蘭力量的最前線。
一四五三年鄂圖曼土耳其穆汗默德二世率軍攻下君士坦丁堡之後,其後代蘇里曼大帝推動帝國大擴張,成立了強大的陸軍和海軍,準備將整個歐洲都伊斯蘭化,基督教世界面臨極大的威脅。儘管十七世紀末鄂圖曼大軍在攻打羅馬時,在匈牙利遭到挫敗,但希臘和高加索地區則進入鄂圖曼的版圖。希臘並沒有被強制伊斯蘭化,仍保有東方正教的信仰,但希臘因此並沒有進入歐洲工業化的進程。
當歐洲正實現大航海時代以來的巨大社會變化,包括政治、經濟、軍事以及教育文化的深刻轉變,希臘卻停留在鄂圖曼帝國中古世紀制度的統治,以及試圖透過革命爭取獨立。
第一次世界大戰後,鄂圖曼帝國土崩瓦解,領土萎縮到小亞細亞,即今日土耳其的疆界,希臘雖然恢復獨立國家的身分,但它的發展水平已明顯落後西歐國家,民主體制幾度浮沈。這個國家依靠的是得天獨厚的希臘文明古蹟以及旅遊事業,我在雅典博物館仍然看到世界級的文物展品,但它的藝術解釋權仍然掌握在英國人和法國人的手中,就像好萊塢電影《媽媽咪呀》談的是希臘島嶼風光,卻是瑞典人的歌,美國人的演員,這就是今天的希臘。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