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團錦簇的石斑木

16

文/郎英
到文化中心讀報,一向習慣從毗連國美館的後門進出,那日改由正門離去前往公車亭,發現前庭兩側綠籬矮灌欉開滿著白色小花,漂亮極了。詢問中心管理人員得知植物名為「石斑木」後,便展開一段美好的花果情緣。
石斑木,聽起來非常陽剛,可是卻長得很嬌柔,花冠純白五裂,花心略帶粉紅,花朵盛開時一片雪白,烈陽照射下繁花堆疊,令人歎為觀止。它婀娜的花姿使我日夜掛懷,只要路過文化中心,總會特意拐到花台前小坐片刻。
之後,至附近國中操場運動時,瞥見了形似石斑木的身影,湊近一看,覺得很像,卻又不太一樣。拿出手機拍攝各種角度,上網查詢才發現原來它是「厚葉石斑木」,而文化中心前的是「田代氏石斑木」,二者都是「薔薇科石斑木屬」,難怪如此相似,不細看觀察,很容易混淆。
要分辨這二種石斑木其實不難,田代氏石斑木的花較小些,葉片邊緣呈現鋸齒狀,果實很小、疏落分布;不像厚葉石斑木的果實,既大又結果纍纍,從綠色果實漸漸變粉紅、變紫黑,很有看頭。而且厚葉石斑木的花也會變臉,初開時雄蕊花絲是白色的,幾日後會轉呈紫紅色,多彩繽紛。
去年5、6月間,看著花蕾慢慢凋謝、結成果實,小小綠果逐漸成型,前端包夾殘留蕊絲,每天觀察大自然孕育下一代的微觀生態演化,很令人驚喜;待果粒漸漸肥碩,到7月時,果皮便如同撲上腮紅般粉粉紅紅的,8月時愈來愈紅,9、10月時整顆紫黑,像串串紫葡萄又像飽滿藍莓,令人看了不覺有垂涎三尺之感。
果實成熟時,剝開種殼,浸泡軟化後植入盆栽,一個多月後綠油油的新芽就冒出頭了。陪伴新生命誕生與成長的過程,讓人有道不盡的喜悅感。如今快滿周歲了,十幾公分高的挺直枝幹,不斷向我招手問好,成就感滿溢於心,期待來年,它能開出皎潔白花,為一綠庭園增添嬌柔的春意。

厚葉石斑木結果纍纍,初為綠色逐漸轉紅後呈紫黑。圖/郎英
厚葉石斑木結果纍纍,初為綠色逐漸轉紅後呈紫黑。圖/郎英
厚葉石斑木結果纍纍,初為綠色逐漸轉紅後呈紫黑。圖/郎英
厚葉石斑木結果纍纍,初為綠色逐漸轉紅後呈紫黑。圖/郎英
 厚葉石斑木
的花與果實圖/郎英
厚葉石斑木
的花與果實圖/郎英
田代氏石斑木
的花與果實圖/郎英
田代氏石斑木
的花與果實圖/郎英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