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姐

79

文/蔡麗敏
大姐排行老大,嘉義女中初中畢業原可直升高中部,但家裡經濟狀況不佳,只能讀公費的台北女子師範學校。寒暑假結束回台北,為省交通費而搭免費貨運車;有知心男友,卻因親戚一句話被迫斷此姻緣,造就一段「罄竹難書」的婚姻生活。
二○○一年九月,大姐長子因病回台北就醫,當時大姐剛退休,多年前也因肝腫瘤接受過治療。次年,外甥往生,大姐遭此巨變,整個人形銷骨立,我們很擔心她無法捱過喪子之痛。外甥生病期間,大姐有較多機會接觸佛教,佛法不可思議地助她走過生命最艱苦的路程。
二○○七年大姐手術之前上佛光山抄經許願,祈求手術平安順利。手術後醫生們告訴我們,開刀時如有神助,無比順利,這無疑是諸佛菩薩及人間大醫王聯手救了大姐。因此,大姐開始了她人生中最精彩的十多年,雖然其間數度因病情復發住院治療,但她總能勇敢面對。大姐以娟秀的筆跡完成好幾部經典抄寫,在南台別院法師及師兄師姐帶領下積極參與各種活動,更令人欣慰的是爸媽及我們姐弟妹,甚至是大姐夫都因她的接引而皈依三寶。
二○一七年五月,大姐因病情復發住院接受治療,原以為跟往常一樣,幾天後即可出院,沒想到竟然惡化成肝衰竭,三度進出醫院。七月六日,大姐說了數次「我要回家」,手持念珠念佛號,說看到阿彌陀佛。在病床上與爸媽視訊時說:「爸媽,對不起!」這是我有生以來聽過最悲切的音聲。次日出院返家,除播放定和尚念誦的彌陀聖號,我們每天都一起念佛。七月十三日一早,大姐說她病好了,阿彌陀佛要來接她,並請看護為她沐身。
隔天,我播放她最喜歡的《阿彌陀經》,她竟然自己合掌唱爐香讚,甚至起腔帶我們念佛。十五日,我到別院與法師商量大姐的佛事再到大姐家,發現她很不舒服,播放《阿彌陀經》後,她竟然平靜下來了。再播放一次,唱念拜願時,發現大姐已捨報了,我強忍悲傷不忍看大姐飽受病苦的遺容,只能面對西方三聖專心念佛,待其他親人到來時,大姐面容安詳、嘴角帶著微笑。我們都感欣慰,確信她已蒙佛菩薩接引了!
大姐往生後正逢梁皇法會之期,願以懺悔功德,業障消除,龍華三會時,姐妹以法再相逢。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