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代同堂】 我是偷渡客

14

文/賽夏客
偷渡是不良的行為,但為了滿足孫女的口腹之欲,我干冒大不韙扮演一個「偷渡客」,常常是我動手、孫女動口,配合得天衣無縫。
自從孫女開始吃副食品,她的虎爸、虎媽就嚴格監控食物烹調的「三不」:不加鹽、不加糖、不加油。雖說是有醫學的根據,然而,我實在很難接受那種淡而無味的吃法,也很同情孫女沒有選擇的餘地。
起初看她吃得津津有味,我也不便表示意見。但隨著年紀增長,孩子的嗅覺漸趨敏銳,眼睛也開始會觀察大人桌上的食物,每每看到一盤盤色香味俱全的菜,她會雀躍地發出ㄇㄤㄇㄤ(客語「吃」的意思)的聲音,想跟大家一起品嘗;可是,媳婦就像警察一樣盯梢著,即使孫女哇哇叫地抗議,依舊不能通融,看得我滿心不忍。
其實,十個月的娃兒也懂得察言觀色,知道媽媽那一關不可能通過,於是轉而向我求援,偷偷拉扯我的衣袖,暗示我偷渡些食物給她。媳婦看到我快把持不住了,態度更加堅定地對她說:「我說不行就是不行!那不是妳可以吃的菜。」孫女只能閃著淚光,一臉無辜地看著大人們大快朵頤。
自己以前怎麼餵養孩子長大,早已不復記憶,只知道提供尚未長牙的孩子不必咀嚼的食物,如稀飯、豆腐之類的;而等到孫女這樣的年紀,大人吃什麼孩子就吃什麼,完全沒有禁忌。只是現在醫學發達,對嬰幼兒的飲食研究相當深入,媳婦又是高知識分子,自然寧可相信專家的說法,不會接受婆婆傳統的經驗法則。
雖然表面上只能遷就媳婦的餵養方式,但有時禁不起孫女期盼的眼神,總忍不住趁媳婦轉身或暫時離開餐桌時,塞一小塊肉團或蘿蔔到孫女的嘴巴裡,然後若無其事地繼續用餐,看她滿意地咀嚼著,陶醉地仰著臉吞嚥的表情,就有一種成功達陣的喜悅。偷渡食物,成了我們祖孫最甜蜜的默契。
其實,明知不可為而為之,心中仍有很深的罪惡感,也擔心愛之是否害之?於是,我們也逐漸改變重口味的烹調方式,少油、少鹽、少糖,甚至於完全不加調味料,僅提供沾醬,盡量讓餐桌上的食物都適合孫女食用,每一道都是她的菜;而我,也就不用再扮演偷渡客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