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月 主題徵文–下廚】紅莧菜

9

文/彭昐
難得我們能聚在一起,老薑無法久坐,頻頻躺下休息卻又時時起來看我們三兄妹聊天。
最快回到過去就是味道吧。
一盤蒜炒紅莧菜起了頭。老薑說:「以前我都炒香了蒜頭,再放了小魚干爆香,然後注水,滾了再加入紅莧菜,這樣才是正確的煮法」。
這一年老薑明明忘記怎麼烹調了,突然又說了津津有味的一口好菜。是不是在她空白回憶裡仍存著它獨特的味道?
二哥昤和么妹昐相對看了一眼,同聲說:「分明就是老薑懶得煮湯,這樣有菜有湯二合一,唬哢我們」;接著昤又說:「哪有魚干?我吃的時候只有可惡的碎蒜頭」;么妹昐更是可憐,她接下去說:「怎麼我印象中只有紅紅的湯澆在白飯上,我還『自食其樂』的以為粉紅湯飯是公主特權才有……」
突然,想起小魚干來,小魚干呢?
四隻眼晴瞪著看大哥昕:「你說,你又仗著長子身分,所以小魚干、莧菜全是你一人吃光光?」
雙箭射在大哥身上,他抓抓頭徐徐的說:「小時候哪有紅莧菜,我沒印象吃過!」
到底誰吃了小魚干?
原來我們一直習慣使用嗅覺來儲存破碎的故事──記憶。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