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話百態

9

文/林一平
我年幼時看到一幅《周六晚郵報》封面圖(1940年12月14日),題目是產科病房(Maternity Ward),圖中的護士正在講電話,神情愉快,右手比出「二」的手勢,應該是在報喜,像是說生下了雙胞胎。我當時不太能感受電話報喜的感受。直到當我的兩個小孩出生時,我都在產房內陪伴接生,小女兒的臍帶更是我親手剪斷的。那時我也像雜誌封面的護士,經由越洋電話,將嬰兒出生喜訊告知在台灣的祖父母。
在我印象中,除了1940年,《周六晚郵報》在1946年也有一次封面以產房為主題,表達出人們對生命誕生的喜悅。
1941年6月21日《周六晚郵報》的封面則畫了旅館的交換機接線生(圖一)。年輕的金髮女郎在轉接電話線路時,無法避免的聽到對話內容。由其驚訝的表情可知,她聽到了勁爆的內幕。雜誌對這張封面的評論是「Is she overhearing a cheating lover or, heaven forbid, a murder plot? Whatever it is, it is apparently scandalous. 」
歷經二十年後,1962年4月7日《周六晚郵報》封面第二次出現和電話接線生相關的題材(圖二)。畫中的電話接線生很顯然聽到了勁爆的談話內容,因此受到驚嚇。這封面讓《周六晚郵報》的編輯玩味地猜測:「講電話的人是否正在醞釀一樁殺人事件(Are the two hatching a homicide)? 或者她們正在談論某人的八卦,而電話接線生恰巧認識當事人? 」
《周六晚郵報》與接電話有關的還有許多,例如1949年11月19日的封面是休斯(George Hughes ; 1907-1990)的作品。畫中的姊姊正在和男朋友情話綿綿,而搗蛋的小麻煩弟弟則站在一旁,放肆無情地嘲弄姊姊。這應該是很常見的現象。我有三個姊姊,小時候的區區在下也幹了類似的事。不過姊姊掛電話時,得拔腿快跑,否則弟弟會被痛K一番。圖中的電話是一部磁石式電話(Magneto Telephone Set),產生交流振鈴信號的手搖發電機掛在牆上,而電話機則放在電話號碼簿上。
八年之後,休斯在1957年2月9日的封面(圖三),畫的也是小弟弟偷聽姊姊講電話的主題,但此時電話科技已大幅提升,小弟弟不再使出「隔牆有耳」的招式,而是以電話分機偷聽。圖中可見戀愛中的姊姊一副幸福的模樣。

作者繪電話接線生  圖/林一平
作者繪電話接線生 圖/林一平
休斯繪《周六晚郵報》封面  圖/林一平
休斯繪《周六晚郵報》封面 圖/林一平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