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世界美術名作談人生】 聰明難糊塗更難 (下)

15

文/王瑋名
在西洋文學中最出名裝瘋賣傻的故事是「哈姆雷特王子」,《水滸傳》中宋江也曾裝瘋脫罪,甚至東西方皇帝都曾裝瘋。明惠帝為提防叔叔燕王朱棣而進行削藩的改革,朱棣為保命也只好裝瘋,可惜被金牌臥底告密,只好起來叛變,稱自己的舉動為「靖難」(清君側,平定災難),後來,朱棣成了明成祖,而惠帝下落也就成為千古之謎!
中國水墨畫若論書畫技法影響最巨的當屬大癡道人,其披麻皴技法根本是水墨畫入門,大癡道人黃公望也(一二六九~一三五四),元畫四大家之首,常熟人,字子久,號大癡、一峰道人。黃公望原為陸氏之子,名堅,父母早逝,過繼給九十歲的黃氏。黃氏自己深感已經是當阿公的年紀,終於盼到兒子,所以命名為「公望」,黃氏不久過世,黃公望由黃氏族人兄嫂扶養大。
黃公望幼年是個小神童,琴、詩、書、畫樣樣通,儒、釋、道三家都有研究,從小立志科考為民謀福,可惜十二歲時元朝建立,並無科考制度,他不小心跟隨了貪官張閭當手下;不久張閭被捕,黃公望也下獄。一三一二年元仁宗恢復科舉制度,他已經四十三歲又有前科,不能參加科舉,遂看淡一切,進入全真教,當了道士。
黃公望五十歲才開始學繪畫,曾得到趙孟頫的指導,所以自稱「松雪齋中小學生」(松雪齋為趙孟頫的書齋名),後遊歷杭州、常熟一帶,靠卜卦賣畫為生;而赫赫有名的〈富春山居圖〉,居然是他八十至八十二歲間的大作。
〈富春山居圖〉黃公望創作於一三四七年至一三五○年之間,以浙江富春江為背景,作品長約七公尺、高三十三公分,描寫浙江富春江景色,以披麻皴描繪青山,線條渾厚圓熟,江水貫穿全卷,二岸山巒或高或低,空間布局或緊或開闊,節奏舒緩有序,以三年光陰師法自然,體會山嵐變化的無窮魅力而成。畫作完成後四年,黃公望八十六歲與世長辭。而這件巨作竟也帶來兩件歷史糊塗故事。
〈富春山居圖〉流傳到明末為董其昌收藏,之後又被文官世家吳之矩收藏,清初順治年間畫傳給兒子吳洪裕(號問卿)。一六五○年,吳問卿即將過世前,囑咐姪子吳貞度將智永的〈千字文〉和黃公望的〈富春山居圖〉藏品陪葬,他要看到他心愛的收藏品火葬,他才甘願闔眼。吳貞度當然知道這兩件作品的重要性,為了應付彌留的叔叔,想了一計,先打開〈富春山居圖〉將首段空白處蓋住火爐,而不是整卷投入火爐,當他叔叔斷氣,他馬上搶救斷成二截的〈富春山居圖〉,比較短的只剩五十一公分,所以稱〈剩山圖〉現藏於浙江博物館,另一邊剩六百三十六點九公分,因原畫題跋此畫贈黃公望師弟──無用師,所以稱此殘卷為〈無用師卷〉現藏於台北故宮博物院。(莊素娥教授授課時陳訴)巧的是〈富春山居圖〉完成於庚寅年,竟然也被燒於三百年後的庚寅年!
第二件糊塗事,居然發生在熱愛書畫的乾隆皇帝身上。乾隆十年(一七四五),大臣沈德潛向皇帝爺推崇〈富春山居圖〉多麼偉大,正巧同年〈子明卷〉(現收藏於台北故宮博物院)由收藏家唐宇昭晉皇宮,〈子明卷〉名稱是因為題跋指是畫給「子明隱君」。乾隆大為驚喜,此作落款:畫於一三三八年(比〈無用師卷〉還早九年),從此五十年乾隆大江南北皆攜帶此卷,每展畫一回就題詩一首於畫中空白處,前後竟題了五十五首,密密麻麻整卷幾乎沒有空隙,乾隆八十五歲時畫面已經沒有位置可題,最後在前隔水上落「以後展玩亦不復題識矣」。
就在〈子明卷〉進內府後一年,乾隆十一年冬,大收藏家安岐家道中落,經傅恆推薦〈無用師卷〉也送到乾隆面前。這下可糊塗了!哪件作品才是真品呢?自古君無戲言,乾隆總不能自打嘴巴吧,而且〈無用師卷〉前面少了一截,剛好符合陪葬典故!鑑定結果,乾隆認為〈無用師卷〉:「筆力爾弱,其為贗鼎無疑。」這下陰錯陽差,真的定假,假的為真,這可讓真卷逃過乾隆書法囚的魔咒了。
雖說如此,但也因為〈子明卷〉有乾隆三十五歲至八十五歲的詩跋,正巧可以研究這位大皇帝的書法演變。
民國一百年(二○一一)六月二日,〈無用師卷〉和〈剩山圖〉在台北故宮博物院聯合展出,兩件分開三百六十一年終於見面,為當年藝術界盛事!大癡大癡一生多舛,生後還留下糊塗公案,奇也奇也!
以色列國王大衛曾在迦特被軟禁,不得不裝瘋,在城門的門扇上胡寫亂畫,整天在鬍子上流滿口水、對人傻笑。此時大衛王私下寫第五十六首詩篇,叫作〈遠方無聲鴿〉,告訴人們,一切艱難來的時候,你要學習默默無聲等候神,神會聽見,神會安排。人生很多事,真的冥冥中自有安排!

黃公望畫像。
圖/取自網路
黃公望畫像。
圖/取自網路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