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人間 日韓貿易戰 操弄民粹代價更大

5

文╱楊虔豪(駐韓獨立記者)
日本政府七月初宣布,限制將日本所生產的氟聚醯亞胺、光阻劑及高純度氟化氫等三項生產電子產品的原料,輸出至南韓,八月初又再度把南韓從原本可以節省出口審查措施優惠的「白名單」國家中剔除,牽動日韓外交敏感神經。
日本並未說明兌換管制的具體原因,安倍政權只提及南韓「並未守信」;南韓輿論則認為,這是因過去南韓大法院判決,要求日本企業得為殖民時期,強制徵用奴役朝鮮人勞工的問題,給予當事人賠償,再加上文在寅總統不斷要求日本對包括強制徵用與慰安婦等歷史問題負責,而觸怒日方,招致計畫性報復。
「日韓貿易戰」激起南韓社會不滿,「抵制日貨」、「向日本說不」的反對運動,在民間發酵,多數人一提到日本,都憤怒無比,指責殖民統治為朝鮮半島帶來受欺凌蹂躪等傷痛,如今日本人卻對歷史問題刻意迴避,極不負責。南韓執政的進步派共同民主黨,更直指日本行徑形同「經濟侵略」,反應非常劇烈。
由於南韓是智慧型手機、液晶顯示器與半導體等3C產品製造大國,這些生產物件的化學原料,極度仰賴從日本進口。日本的限制措施,未直接切斷供應鏈,卻刻意讓南韓在取得這些原料上,無法再像以往能簡便出關,而須得到當局審查批准,過程最多耗上三個月,這將對包括三星在內的生產與供應帶來差池,連帶牽動南韓經濟。
但對日本而言,南韓並非無問題。軍事強人總統朴正熙執政時,韓日簽訂《日韓請求權協定》,韓方承諾,不再針對過去日本殖民時期的歷史爭議問題,向日本提出任何談判要求;日方則支付韓方五億美元天價,作為經濟援助。這讓南韓有資金能發展經濟為國家現代化建設帶來貢獻。
日方認為,明明給了巨額金費給南韓,這四十多年間,包括海部俊樹、宮澤喜一、村山富市等歷任首相,也公開對過去日本殖民朝鮮半島時期的作為道歉,南韓社會不僅不領情,政府還一再操弄反日情緒,並重新要求日方負責,明顯違反請求權協定,等同背棄國際法原則,日本將韓方態度示視為「不講信用」。
碰上貿易戰,南韓經濟又得承受一波不安因素,但強烈要求日方負責的文在寅總統,卻搭上民間社會反日情緒的順風車,聲勢再度上揚,支持度重返五成。只是,存在於文在寅總統背後的隱憂是,美國對這波貿易戰持觀望與默許態度,並未介入;而一旦韓日關係搞壞,勢必影響韓美日安保同盟運作進展,這可能招致川普總統對文在寅總統不信任,進而刻意邊緣化南韓地位。請求權協定雖是惡法,且泯滅人性,但畢竟已簽訂,就得回歸原則問題解決,否則文在寅總統若歡喜沉浸於民粹,可能會付出更大代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