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自在 】「植物人」困境的佛法解套之方(一)

102

文/慧開法師(佛光山副住持、南華大學講座教授)
前言
我曾經於二○一七年一月八日至四月二日,在本專欄以《「安樂死」的迷思與解套之方》為題,寫了十二篇系列文章,其中有兩節特別討論到「植物人」的問題及其可能解套的方法,分別是〈「植物人」與「安樂死」困境的可能解套之方〉及〈宗教信念與行持能為「植物人」與「安樂死」的困境解套〉,各位讀者如果有興趣一讀,可以上《人間福報》的網頁搜尋。
日前,「西有文化」微信公眾號平台轉來一個問題,希望我能為大眾解惑。問題的內容是:
我爸爸腦出血住院,醫生說已經是植物人,請問,在所有人都勸我放棄的時候,我要不要堅持?這樣子下去,有沒有奇蹟出現?
針對這個問題,我將在下文中提出一些分析和建議,供各位讀者參考。
「植物人」狀態必須經由醫療專業驗證判定
首先,我要指出,坊間媒體報導所提及的「植物人」,絕大多數都是以訛傳訛,而非經醫療專業驗證判定的。即使醫生說已經是植物人,也必須要有醫療專業驗證判定的證據,不能信口而言。就以臥病四十七年之久的王曉民(一九六三年九月~二○一○年三月)為例,大家都說她是「植物人」,但是以醫學判定,根本就不是植物人,她的病情比真正的植物人要猶勝許多。所以上面的問題中「爸爸腦出血住院,醫生說已經是植物人」,只是因為「腦出血住院」就變成「植物人」了?這一點我高度存疑。
其實,真正的「植物人」是很少見的,多半都只是類似或接近「植物人狀態」,而非真正的「植物人」。不過,為了討論的方便,在本文中我還是暫且就用「植物人」作為討論的對象。
即使是真正的植物人狀態,醫療界也僅止於考量不進行積極治療,或者不施行維生醫療,而絕對不贊成以人為加工的方式(譬如「安樂死」)提前令其死亡。
要放棄什麼?要堅持什麼?
問題中說道:「在所有人都勸我放棄的時候,我要不要堅持?」而我要問的是:「要放棄什麼?要堅持什麼?」
一般而言,我們說「放棄」就是放棄生命,不再救治了,而「堅持」就是不放棄生命,救治到底,好像生命就只有這兩種選項:「放棄」和「堅持」,沒有其他的可能。就算你「堅持」救治到底,結局是什麼?很不幸的,結局多半是「多重器官衰竭而死」,比「放棄」還要慘!
因此,選擇「放棄」也好,「堅持」也好,都是對「生命」與「死亡」的嚴重誤解,借用禪宗的說法,都是「錯用心」而作繭自縛。因為看不到「生命的未來」與「未來的生命」,所以讓生命走入死胡同。
如果我們了解自身內在靈性的生命是永續的,不曾斷滅的,所以根本就沒有「放棄」或「不放棄」生命的問題;如果我們了解個人肉體物質的生命是有限的,必須汰舊換新,也根本就沒有「堅持」或「不堅持」救治的問題。
基於佛教的生命觀點與生死信念,我認為「植物人」的困境仍然有解套之方,以下就我個人對佛教的了解,對此問題提出一些看法與建議,以供大家參考。
靈性生命的永續 vs. 肉體生命的有限
如果我們想要徹底超越克服「生命」與「死亡」的困境,就要先深入了解有情眾生的意識結構,以及「生命」與「死亡」的流轉狀態。
從佛教唯識學的觀點而言,有情眾生的意識結構有八項:眼識、耳識、鼻識、舌識、身識、意識、末那識與阿賴耶識。末那識即是第七意識,亦即芸芸眾生「我執」之所繫。阿賴耶識即是第八意識,亦名「藏識」,也就是我們所有「身、口、意」三業的造作,都會留下記錄在阿賴耶識裡面。
阿賴耶識的狀態,是永恆地轉動而不曾停止的,根據《唯識三十頌》所述:阿賴耶識「恆轉如瀑流,阿羅漢位捨」,也就是說,阿賴耶識就有如瀑布一般地永恆地流轉,即使在我們一期生命的肉體死亡那一剎那仍然如此,然後流轉到下一期生命。要等到有朝一日證到阿羅漢果的時候,因為已經「轉識成智」,此時,屬於凡夫層次的意識之流(亦即「妄念」)才會終止。(續待)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