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歲之齡 懷千年之憂

7

花了幾天讀書,在雨勢滂沱的午後,讀到了六百零四頁,也就是終卷之頁。讀書常有「掩卷嘆息」之舉,那都是因為讀到最後卻有意猶未盡,欲語還休,胸有千千結的感懷。
全書由出版者高希均教授開篇,最後是做兒子的郝龍斌結尾,書後則有胡佛教授、張麟徵教授與陳長文先生的讀後心得。
胡佛寫到「現世局較前更為紛亂,郝先生回憶錄的適時出版,應能有益世道人心」,寄望如此之切,遺憾的是,在本書出版之前,胡佛教授已天不假年。
張麟徵教授寫到「可惜台灣局勢一路走來,領導人有許多誤判,國際有許多制約,分離主義者巧奪政權,終致病入膏肓,沉痾難起。台獨建國雖絕不會得逞,但台獨分子惡搞的結果卻使得台灣的籌碼流失殆盡……」,但願斯人警語能供當政者借鏡。
陳長文教授從他與郝總長因為海軍劍龍潛艦採購專案結緣之後的互動,提出了他對郝柏村的總體觀察,而以:對「人」的關心、對「專業」的尊重、對「民主」的信念、對「和平」的開創、對「歷史」的真誠等五個面向描繪。
至於郝龍斌身為人子,以〈我的父親──守護中華民國的生命之旅〉為文,開頭述及郝院長於去年四月二日中風,一度因為肺積水而病況危急,之後睡睡醒醒,漸漸恢復。他寫到「五月二十日,父親長睡六十小時,醒來張開眼睛,目光炯炯地看著我說:『這輩子我要一直做下去,就是守護中華民國,發揚黃埔精神,反對台獨。』」的這段文字,讀來尤其令人動容。
百歲之齡,卻懷千年之憂。祝福郝院長身體康健,老驥伏櫪,再寫未竟之言。
張博智(高雄市/退役上校)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