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亮餘暉】 病房裡的感動與感慨

13

文/佩佩
因為一次公公開刀住院的緣故,在病房裡看到了許多人情冷暖,也更能同理外籍看護的辛苦。尤其是看到他們辛勤照料病人的模樣,更看到了老人與看護之間相互依存的情感,彷彿也隱約看到了台灣人的悲哀──為了賺錢、為了生活的壓力,忙到無法親自照顧家人,即使父母生病了也無法隨侍在側,不得不仰賴外籍看護。這是屬於我們這一代的悲哀。
教學醫院的病房往往一位難求,尤其是像我們這種因急診臨時安插進來的病患,等了好久還是沒有病房,因此,我們被安排在臨時的急診留觀病房,一個臨時的三人房。第一次進去時,我著實被嚇了一大跳,隔壁病床是一個身上插滿管線的老爺爺,另一床是一個行動不便的老伯伯;唯一相同的是,他們都請了外籍看護照料,而且看起來似乎已經住了很長一段時間了。
那位外籍看護對老爺爺的照顧,可謂無微不至。老爺爺雖然插著鼻胃管,大部分時間似乎都是處於昏睡狀態且難以言語,只會發出咿咿啊啊的呻吟聲,但是那位看護仍會不時地與老爺爺說話,反覆地說著:「爺爺要快點好起來。」「你要用力咳,才會咳出來。」「好起來就能回家了!」「我們回家好不好?」諸如此類的關心話語。
即使爺爺幾乎不曾回應,或只是點頭示意一下,這名看護仍然非常溫柔地細心照料著,時而幫他翻身、擦澡、按摩、抽痰,更勤於更換清潔分泌物,從來只聽得到她的鼓勵,不曾聽到過一點抱怨或不耐。我更觀察到,那段期間,幾乎沒看過老爺爺的家人來探望他,只有這名看護與老爺爺朝夕相處。
有一天,病房裡來了好多人,你一言我一語地吵雜不堪,他們還告訴那名外籍看護,決定要把老爺爺送到安養院了。看護聽聞似乎很擔心,頻頻詢問安養院有幾名看護、能否好好照顧之類的問題,但家屬只是回答她:「之後你就不用照顧他了!」沒有一點點感謝或愧疚之意。
老爺爺的家人離開後,我隔著布簾隱約聽到這名外籍看護的啜泣聲,她坐在床邊千叮嚀萬囑咐地跟老爺爺說著:「我以後沒辦法再照顧你了,你一定要好起來喔!」「你以後要乖乖聽護理人員的話喔!」聽到這些話,讓我忍不住也紅了眼眶。
看到這名外籍看護對老人家的用心,讓我非常非常感慨。
或許對於我們來說,照顧老人只是外籍看護的工作,但是,看他們陪伴著老人家度過晚年的每一個晨昏,看他們推著老人家到處晃晃、晒晒太陽,不厭其煩地陪他們聊天,用心照顧著老人家的一切,甚至比家人還要用心;反觀我們自己,是否能夠像他們一樣,如此悉心地照料自己的家人?
不要自以為出錢的人最大,就對這些外籍看護頤指氣使的,他們陪伴老人家的時間、心力,可能比身為子女的我們都還要多,況且,不正是因為我們自己做不到,才拜託他們幫忙的嗎?所以,請把他們也當成家人看待,並誠心地感謝他們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