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監察院與東廠

36

台大校長管中閔遭監察院以擔任公職期間替周刊寫社論為由彈劾,移送公務員懲戒委員會,管中閔痛批監察院濫權,調查不符比例原則,並批這樣彈劾就是政治迫害。自蔡英文總統提名了一批親綠監委進入監察院後,監察院就變質了,公然充當政治打手而毫不掩飾,淪為東廠。
管中閔是台大遴選委員會選出來的校長,但民進黨想要掌控這台灣第一學府,本就無意讓管中閔接任校長,因此窮盡洪荒之力「卡管」,換下三位教育部長也在所不惜。在社會強大壓力下卡了一年多,直到九合一選舉大敗才驚覺勢不可逆,讓管中閔上任;上任後,仍不鬆手,意欲透過監察院彈劾的手段,讓管中閔幹不成。這次提出對管中閔彈劾的監委是王幼玲和蔡崇義,兩位都是蔡總統提名的委員,繼續對管中閔追殺到底。
對公懲會的言詞辯論,管中閔說,替周刊寫社論不能算是兼職,因為他在周刊既無職又無薪,按稿計酬;並指稱「上自總統,下至官員」都有替報章寫社論或專欄。公務員在報章寫文章本來就很普遍,因為他們了解實際政務,更能提出一針見血的針砭,過去監察院長王作榮就是報社的主筆,王建煊也會替報社寫寫文章,政務官寫社論的更是不計其數,以此理由彈劾管中閔,根本就是「卡管」第二章。
監察院淪為東廠的事例不勝枚舉,自從蔡總統提名了十一位新的監察委員進入監察院之後,原本是五院之一的監察院就染上濃厚的政治色彩,尤其是陳師孟委員,一上任就說要專打「辦綠不辦藍檢察官」;連當時的法務部長邱太三都批評「難道要把現有的司法制度都丟掉?」但陳師孟就是一把大刀在手,見藍就砍。他為了維護陳水扁,先是調查八年前的「諷扁劇」,約詢十一位檢察官;後又提案彈劾曲棍球案檢察官陳隆翔,種種作為完全不顧司法公信,以政治打手自居。
去年東奧正名公投,民眾過半反對這項公投提案,結果綠營監察委員張武修、高涌誠又提案要檢討中華奧會,說中華奧會沒有保持中立,而且未能向國際奧會澄清狀況。其實監委的這項動作完全是顛倒是非;當時中華奧會深恐被國際奧會取消會籍,一再奔走,難道要配合東奧正名運動才叫做中立?監委這項糾舉完全違背常識,中華奧會是民間團體,監委根本沒有資格糾舉或彈劾;且國際奧會一旦發覺此案有政治干預,就立即取消中華奧會的會籍,綠營監委難道想讓中華健兒在國際競技場上銷聲匿跡。
日前監委仉桂美、江綺雯、劉德勳針對「口譯哥」趙怡翔派駐美國代表處一等諮議之事提案調查,認定外交部嚴重混淆機要人員與聘用人員進用機制,結果引起十一位蔡總統所提名的監委不滿,痛批該報告不食人間煙火、不諳實務;陳師孟更是直批「完全胡說八道」。口譯哥的事在當時發布人事後就引起軒然大波,外交部這樣的破例任用,無論如何是打破制度,也打擊外交官員的士氣。
過去民進黨批評監察院是蒼蠅院、煎茶院,以其少有作為故。但如今在綠營監委的脫軌作為下,已脫離監察院應有的角色功能,完全淪為政治打手。看來民進黨倡議廢止監察院的目標,很快就會實現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