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陽明帶你打土匪096】 直升三品跳加官(中)

7

文/陳復
張永搖搖頭說:「這人早晚都在皇上左右,黨羽盤根錯節依附著他,耳目遍布於各省,無法除掉。」楊一清慷慨激昂回答:「張公公同樣是皇上相信的大臣,討賊的事情不交給他人而交給張公公,就看得出皇上的意思。」他再接著說:「現在軍事勝利,捷報將奏給皇上,請公公藉此機緣揭發劉瑾的奸情與惡事,皇上英武,必然會聽張公公的意見誅除劉瑾,劉瑾被除掉,公公您就全面掌握大權,可矯正往日各項弊端,收服天下的人心。」
張永顯然有點動搖,沈思半晌說:「假如事情不濟,如此將奈何?」楊一清很冷靜回答:「別人說的話沒用,張公公說必然有效果,萬一皇上不信,公公就頓首倒在地上痛哭失聲,請求乾脆讓自己在皇上面前去死,甚至說要剖開心臟表示絕不妄言,皇上必然會被張公公說動,如果張公公覺得這話說得有道理,就立即行事,不要有任何遲緩猶疑。」
這楊一清真正是個黑面書生,不只會讀書更會殺人,實在是個狠角色,要別人去死說得如此簡單俐落,這難道不是一石二鳥的詭計?沒想到乘著酒興,字字都打到張永心底,惹得這老奴勃然大怒,站起身來斬釘截鐵說:「老奴哪裡會顧惜自己的餘年,不敢報效君王?咱們就這麼幹!」接著兩人再你一酒我一酒的對飲成三人,就此結為生死與共的好兄弟。
後來,張永果真按照楊一清的計謀除掉劉瑾,這點前面已跟各位看官聊過箇中細節,我們且不再多言。因此,張永掌大權,他與楊一清已有特殊的情誼,將其視如左右手,請明武宗召其回來擔任戶部尚書,加太子少保並賞賜金幣,後來再改任吏部尚書。
楊一清其實是個性情寬大且為政通達的人,在吏部尚書的任內,全面恢復往日被劉瑾陷害的官員,加上他素來對兵部的深厚影響,說到這裡,相信各位看官您就能瞭解為何王陽明會跟著楊一清熱情合演「跳加官」的舞蹈了,他已成為新朝氣象一新的重要指標,劉瑾曾經有多壞,就要讓陽明平反得有多高!
然而,陽明在大興隆寺的講學鬧得滿城風雨,使得其與湛若水暨黃綰合組的「心學聯盟」被朝野側目,朝中領導階層對此有些反感,就開始拆散三人來讓大家耳根子清靜些,除派甘泉出使越南冊封洪順帝擔任安南國王外;黃綰被人參劾,不得不告病歸鄉,卻在浙江紫霄山樊川書院舊址辦石龍書院;陽明則來到太僕寺擔任少卿,由其首席弟子徐愛(橫山)陪同來到南京就職。
橫山當時正因擔任祁州知州三年考滿進京,接著升任南京工部員外郎,兩人商量到南京任職前,先共同坐船回餘姚。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