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的牽掛】 親情相隨

12

文/盛宜俊
前幾日,正要到地下室開車上班,卻見車位旁停了輛工程車,應該是來社區粉刷牆面的,布告欄前陣子有公告過。只見車上下來一對父子,開啟了後廂車門,小心翼翼地把一位坐輪椅的老婦抬下車。我倒是沒做他想,發動車就離開了。
當天下班回家,在地下室又見到了那對父子,兩人正賣力地用工具刮除著四周牆面。令人納悶的是,那位坐輪椅的老婦,刻意被安排在牆邊,面前還放置了台落地扇。
我仔細打量著他們,那父親大約五十開外,面貌憨厚,兒子二十左右,該是大學生的年紀,而那老婦似乎已近耄耋之齡,看起來蒼老又虛弱。經過他們身邊時,我禮貌性地打了聲招呼,那父親除了含笑回應外,還頻頻為所造成的不便向我道歉,話語客氣而真誠。
昨日下班回家,在樓梯口又碰到了他們,父子倆依然忙碌地工作,老婦人卻是坐在一樓大門外,面前依然擺著那台落地扇。
我先上樓放好了公事包,然後拿著兩個剛買回來、明天打算給孩子當早餐的三明治,以及冰箱裡的三瓶礦泉水下樓。我先將三明治和水遞給老婦,她老人家卻冷漠地搖頭拒絕,我只好轉而拿給那位父親,他也是再三推辭後才勉強收下。
「你不要見怪,我媽媽脾氣比較古怪,她不吃陌生人給的東西。」說完後,他走到老婦身旁,溫柔地對老人家說了一些話,她才開展笑容收下了三明治和水,並對我點了點頭。
「大哥,在這大熱天的,你怎麼帶著老媽媽出來工作,家裡沒人能照顧嗎?」
「唉!我老爸走得早,太太也和我離了婚,孩子平日還要念書,暑假這陣子才跟我出來工作。」看得出他日子過得很辛苦。
「我老媽以前身體健朗時,放她單獨一個人在家我還算放心。唉!可她去年摔傷了腿,行動不便需要人照料,但我這工作可是要東奔西跑的,不帶著她一起出來,我不放心呀!」
「你可以將她送到養老院或是請外籍看護照顧呀!」
「她依賴我習慣了,不肯去養老院,加上個性孤僻,外籍看護換了又換,現在正在排等下一個。」他搖著頭苦笑。
確實,家家有本難念的經,但唯一不變的,就是家人們始終緊緊牽繫的親情。在孩子眼中,母親不該是個累贅而是珍寶;而在父母心裡,孩子是一生的掛念。三生有幸能成為彼此的親人,只願能一路永伴相隨。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