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對抗 台須有穩當戰略思考

6

美國在二日退出美俄中程核飛彈條約(INF),美國國防部就宣布十八日在加州成功試射一枚中程飛彈。中國大陸表示:「此舉將引發新一輪軍備競賽。」明眼人一看便知,美退出此條約的目標是中國大陸,意在「抗俄嚇中」一箭雙雕。
中國大陸逐漸崛起,已經對世界格局造成巨變,其中最為明顯的情勢變化,就是始終存在的東西抗衡已非美俄,而是美中。基此,當美國鷹、鴿兩派對中國大陸崛起,影響美霸權地位論戰不休之際,美國也強烈意識到主要的戰略對手中國大陸,具備著地理、人口、經濟、軍事等整體性的「地緣政治」優勢,若要持續站穩全球霸主地位,必須有所因應與準備。
然而如何做好因應與準備,鷹派主張,必須建立「亞洲版北約」,才能有效因應、掌控中國大陸崛起後西太平洋區域情勢的變化。從近期美國國防部長艾斯伯  上任後的首次出訪,就選擇到日本、南韓、澳洲等亞洲國家,加上艾斯伯在赴澳途中,被問及是否考慮未來在亞洲某處部署中程飛彈,艾斯伯回應:「是的。」可見摧化形成「亞洲版北約」,已成為美國達到「抗俄嚇中」利器之一。
美方退出INF後,全球軍備競賽勢將重現,將對全球或區域未來的安全與穩定投下不可想像、預測的風險,但與其長期「自我設限」軍備發展,而放任中國大陸武器質與量的快速成長,寧可選擇「鬆綁」因應。加上美國川普總統上任初期宣示提高國防預算,除了確保全球霸主地位外,就是期望以軍火帶動經濟,早已是「川普經濟學」的選項之一。
川普總統在日前也證實,他已批准售台八十億美元的F-16戰機,對照上述美方的戰略部署意圖,「很難」不想像台灣是否已成為美方這波「東西對抗」的馬前卒或籌碼?台灣處在如此詭譎變化國際鬥爭的情勢中,無論是國際政治或兩岸關係的因應,都必須有最安全、穩當的國家戰略思考與選擇。
張漢平(高雄市╲政治大學外交系碩士)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