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尖記憶】 舔梅乾籽的童年

13

文/張子筑
吃完早餐,看著盤子上沾麵包殘留的蜂蜜,索性伸出舌頭舔了起來,然後不自覺噗哧一笑,心想,自己還真是返老還童,就當是早餐後的餘興節目吧!舔著舔著,想起小時候舐吮梅乾籽的趣事,那甜蜜滋味彷彿猶在舌尖。
孩提時,我和妹妹、堂妹常常玩在一起,在榕樹下扮家家酒、稻埕上瘋狂追逐,還會在綴滿星空的夏夜玩捉迷藏、跳格子,編織成一串串的快樂回憶。
有一次,忘了拿著誰的零用錢,三人興沖沖跑到鎮上叔公家開的柑仔店,踮起腳尖,眼巴巴望著櫃上一罐罐的糖果。仔細盤算後,買了三顆梅乾,一人一顆含在嘴裡,然後就蹦蹦跳跳地回家,邊吃邊玩,快樂似神仙。嘴裡的梅乾,滲出酸酸甜甜的汁液,也讓那天的回憶更加甜美。
梅乾含在上顎與舌頭之間,捨不得用力吸吮,只是讓它緩緩滲出甘甜,享受涓滴在喉間的滿足與幸福,伴著無憂歲月與無邪童心。甚至吃到最後只剩沒味道的果核,還捨不得吐掉,當下不知誰出的點子,居然跑進廚房沾點鹽巴提味,一樣吃得津津有味。那個年代,物質生活雖不豐裕,但精神生活卻不匱乏,根本不懂得挑嘴,什麼都好吃。
逝者如斯,回憶最美。天光微微,晨風習習,我跌入時光長河,想得入神。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