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舐犢情深】 媽媽能做的事

9

文/楊敏
搬出家獨自生活,感覺有點不捨又有點興奮,心底隱隱搔動著。電話那頭的媽媽說做了些滷菜,看我何時有空回去拿幾盒,這樣在租屋處裡熱一下就能吃。我想了想,說我幾乎三餐外食,也沒時間吃,讓他們不用留給我了。電話那頭的媽媽,有些落寞地應了一聲。
一個人的城市生活多彩多姿,同時也空虛荒涼。工作把時間與精力瓜分殆盡的同時,偶爾會在下班後喝杯酒舒暢身心,也偶爾會在捷運上打盹,差點坐過站。那段時間,我想,原來長大不過也就是這樣。
日復一日,繁忙的日子過得飛快,沒發覺自己已離家許久。久久回家一次,亟欲掌控廚房,說要試試最近學的新菜,媽媽擔憂地提醒我刀要拿穩,我只是推著她去客廳坐。或許,我只是想證明自己是個大人了,可以獨當一面。吃著不甚美味的飯菜,爸媽點評一句,「有進步。」夜深人靜時,躺在熟悉的床鋪上,房間固有的氣味襲來,我突然想起,好久沒吃到媽媽做的飯菜。
把部分薪資匯回家已成日常。算了算房租、水電、生活開銷,還能買些衣服,剩下的全部匯回去,感覺自己也可以為家裡盡一分心力,有一種成就感。直到某天,我發現媽媽又把一部分的錢轉給我時,急得打電話:「妳幹嘛匯錢給我呀?」
媽媽在那頭默不作聲,良久才開口:「媽媽老了,我能做的事,只剩下讓妳安心過個豐衣足食的生活。」我沒說話,電話那頭斷斷續續:「妳別總匯錢給家裡,我們又不缺錢……妳只要多回來看看就好,媽媽做些好吃的給妳……我知道妳討厭媽媽管妳,但女兒,不管妳長多大,在我心裡永遠都還那麼那麼小……」列車進站,鳴笛聲明明那麼刺耳,耳邊媽媽的聲音卻是那麼清晰。
前年初秋跟媽媽聊天,她說真討厭自己會老去,怕自己力不從心、怕自己再也不能做一頓美味的飯菜給我,擔心我天天外食,肯定油膩又不健康。我只是笑著扒進一口飯,眼眶有點溼,心想,媽媽做的菜果真好吃上千倍。
或許,天底下的母親都是這樣的,認為孩子永遠都還沒長大,永遠都想為孩子做更多更多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