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練習題】 帶著失智長輩去旅行

11

文/袁葦(職能治療師)
旅遊,是現代家庭凝聚情感、放鬆身心的最佳選擇。只是,當家中有失智長輩,往往很難帶著他們同行,因不知道旅途中會遇上什麼難以處理的問題。結果,往往只能握著長輩的手,嘆口氣,繼續在家裡看著小螢幕。
這種情況,我倒是有個經驗可以和大家分享。
我母親的故鄉在對岸廈門,十歲時,她隨著我外公、外婆撤離到了台灣。兄妹四人,如今,一轉眼已是白髮皤皤、八十上下的高齡長者了,而廈門,有著他們孩童時期深刻難忘的回憶。
於是,從小聽母親、舅舅、阿姨們聊起故鄉事的小輩們,今年初便規畫了一場「廈門童年回憶之旅」。這個返鄉團的成員包括了我母親、舅舅、舅媽、大小阿姨、姨丈,以及正值壯年的表姐妹四人,還有隨團職能治療師──我。
由於舅媽前兩年被診斷出老年失智症,原本總是笑盈盈的她,漸漸變得猜忌多疑、固執易怒。平日舅舅一人照顧舅媽的生活起居,林林總總的小事,例如不肯吃藥、不肯洗澡、不肯睡覺等,都讓舅舅感到身心俱疲。因此這回親友團有個默契,就是大家輪流照顧舅媽,讓舅舅喘口氣,換個環境也換個心情,好好放鬆幾天。
身為一名職能治療師,出團前我已大致評估過舅媽,了解她在日常生活中的主要困擾:
一、認不得,也記不得事件、時間。
二、反覆問同樣的問題、提出同樣的要求。
三、無法判斷情境,在公共場所出現不適切的行為與言語。
於是,我在行前會議中向親友宣導了「突發狀況應對策略」:
一、替舅媽掛上寫有名字及聯絡電話的名牌及手環(目前已有GPS定位系統的手環、手表、鑰匙、鞋等)。
二、搭飛機、乘船等移動過程中,每位成員需輪流陪在舅媽身旁,以免她在陌生環境中被其他事物吸引,脫隊走失。
三、當舅媽反覆問同樣的問題時,善用其記憶力短暫的狀態,以她喜歡的事物轉移注意力,例如,引導她看嬰兒照片、討論與嬰兒有關的事物。
四、有時間壓力的旅程中,若舅媽在公共場所出現不恰當的言語或行為,不必花費口舌解釋,只需以她能夠理解的口語安撫情緒,引導她做出目標行為即可。
此外,我們也特意選擇早上出發的班機,這是顧慮到傍晚時身體較為疲累,舅媽在不熟悉的環境中容易出現心情煩躁、吵著回家的「日落症候群」。
有了萬全的準備後,六天五夜的行程,在大夥各司其職、分工合作之下,縱使有些小插曲,總算是一切圓滿順利。
只是誰也沒想到,在旅程結束準備踏上飛機的前一刻,舅媽突然拒絕安檢,不肯把手上的包包放在X光機的輸送帶上,也不肯配合安檢人員以金屬探測器檢測全身,還對著一臉嚴肅的安檢人員大小聲起來:「為什麼要我把包包拿下來?我就知道你們想騙錢!」
這下可緊張了,小阿姨一個箭步衝過去,滿臉歉意地向安檢人員使了個眼色,想要把舅媽的包包從她懷中扯出來,但反而讓舅媽卻把包包攫得更緊。
見兩人拉拉扯扯的,我擔心舅媽突然失控,趕緊過去用和緩的語氣對她說:「舅媽,看!我跟你一樣,把包包放進機器消毒,然後去機器那一頭等。」舅媽看我也這樣做,才終於安下心來,乖乖地有樣學樣。
通過安檢門時,我特意排在舅媽前面,要她看著我,學著做一樣的動作。等輪到她時,在不影響安檢人員的情況下,我站在舅媽看得到的地方,像帶動唱的老師般,用動作引導舅媽:「雙手舉起來,左腳抬高,右腳抬高,轉身,雙手放下。」好讓安檢人員方便工作。
待安檢人員說出「下一個」時,在後面排隊的舅舅總算鬆了一口氣,用肯定的眼神對我點了點頭,一旁的親友及圍觀的群眾,也紛紛隔空對我比了個讚。
太好了,終於過關了!也讓這次的回憶之旅,圓滿地畫上句點。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