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情滿人間】 診間的爭執

11

文/莊聰吉
年約七十的阿摘,一跛一跛吃力地步入診間,我吩咐跟診護士扶她一把時,她馬上回絕:「謝謝您的好意,我走得慢一點而已,還算穩。護士很忙,不要麻煩。」
坐上診療台,發現她戴的眼鏡歪斜一邊,右眼的鏡片裂了,左眼的也有明顯刮痕。不待我開口詢問,她低下頭說:「昨晚因光線昏暗,站不穩跌坐在椅子上,那麼湊巧,眼鏡就放在上面,要麻煩你幫我修理。」
「這副眼鏡已是古董級了,我幫妳配一付全新的。」
「會不會很貴?」
「我會打折,不用擔心。」
驗完光,我選了一副高雅的金框鏡架,阿摘試戴時露出滿意的笑容,但隨後臉又沉了下去:「這不便宜吧?」
「不會啦!配上多層膜安全鏡片,只要一千二。」我一派輕鬆,她卻馬上拒絕:「不行!那比市價便宜太多,你會賠錢。」
「妳平常都主動幫我送愛心米給低收入戶,逢年過節又會煮些應景好菜招待萬隆村的獨居老人。妳雖然手腳不便,但心地卻比別人更善良,都說好心有好報,所以妳不要跟我客氣。」我盡量找些理由,想讓她感到心安。
「不行!前幾年出車禍,大難不死,現在還有能力付出,是要回饋老天的厚愛。讓你破費,我絕不接受!」推拉之際,候診區突然冒出:「莊醫師,那一千二我替她出!」
循著聲音,我看到了一位熟悉的面孔,是前一陣子才因手被熱油灼傷、被迫辭職的安養院廚師。她自己的經濟狀況也不好,卻願意對更艱苦的人伸出援手,當下讓我感動不已。
之後的場景可想而知,又是三方爭執拉扯,最後協議的結果是:我出六百,手受傷的女士出六百,阿摘做一些便當分送給孤苦無依的老人。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德瑞莎修女曾言:「愛的相反詞不是恨,而是漠不關心。」更有人說:「美,無所不在,不需遠求,只要用眼觀察、用心體會,就可發現。」
我只花了六百元,就在單調又帶點肅穆的診間,看到如初春朝陽般美麗又溫煦的風景,何其有幸!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