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陽明帶你打土匪097】 直升三品跳加官(下)

31

文/陳復
在船上,橫山因為覺得自己深受往日朱熹的舊說影響,對於陽明的教導深感沒有著手的入口,就拿《大學》的宗旨相問,陽明就反問他:「你何不自己說說《大學》的宗旨是什麼?」橫山不假思索回答:「不就是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新民,在止於至善……」語音未落,陽明就回答一聲「錯」,這讓橫山嚇一大跳,想說:我徐愛難道破三關取得的進士白考了,稍微背個《大學》一段經文都要被先生指正嗎?
陽明看著橫山的眼睛說:「本來《大學》說『在親民』而不是『在新民』,你為何認為朱熹援引程頤講成『新民』,並任意割裂原文,就覺得這是天經地義不容討論的觀念,而不肯尊重古義,瞭解『親民』有修己安人的內涵呢?」橫山聽到這番言論,臉上一陣青一陣白,猶如五雷轟頂般震撼,他開始發現眼前這位夫子講的話有如水的寒或火的熱,字字直指心底,完全不是在跟人應酬交際。
朱熹版本的「新民」是指修己而後安人,陽明版本的「親民」是指修己與安人只是同一件事情的不同層面,如果朱熹說法真的有誤,陽明說法難道真是依循孔曾思孟這些聖人的原意?其實,重點根本不是「親民」或「新民」,重點在:我們為何只是不知不覺當先儒的應聲蟲,從來不肯認真反思其言語到底說得對不對?
陽明的說法無異於在幫這群長年活在科舉魔咒的士人破除心魔,讓橫山聽得深感踴躍痛快,像歡唱歌舞劇演出般手拉手、腳踢腳,如甦醒般狂喜好幾天,胸中的混沌全然打開,自覺相隔百世,假如有機會直接面對聖人,都不再會有疑惑。他後來表示:「漸知反身實踐,然後始信先生為孔門嫡傳。」意即陽明教導橫山的重點在回到自家生命裡體驗落實,讓儒家思想重新獲得恢宏的動能。
正德八年(1513),陽明終於回到餘姚。這一別,6年倏忽就過去了。姚江的流水依然如此清新,瑞雲樓依舊偉岸聳立,然而裡面的祖父王倫已不在人間。幸好尚有至親健在,不只是93歲的高齡祖母岑氏依然在家裡痴痴守望著孫兒,包括父親王華,都在陽明被謫官龍場後沒多久,就因為不願意依附於劉瑾,被下令強迫致仕(退休),回到家裡風簷展書讀,然而,王華還是一樣的理學氣派,處事剛正不阿,修身見於世,兒子卻發展出心學風格,蛻變成席捲風雲的蛟龍。
然而,再是如何的一尾活龍,陽明終於回到闊別6年的瑞雲樓,看見白髮蒼蒼的祖母與父親,再望著長年不見夫君,既陌生又熟悉,生命長期流露著鬱鬱寡歡的妻子諸氏,心底豈是百感交集能說得清?他們夫妻長年沒有生育孩子,並不完全是空間與時間的因素,而與夫妻感情不睦有關。難道是陽明17歲在大喜的日子跑去鐵柱宮靜坐,讓諸氏多年耿耿於懷?請待我們下回再來說給各位看官聽。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