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作之路

5

呂偲瑜/台北市松山高中
有人說:「寫作的人總是孤獨的。」其實,這句話似乎也蠻有道理的,畢竟寫作是等於踏上了一條找尋自己的不歸路,找尋自己的路上必然是孤獨的,但是我依然熱愛寫作,熱愛它侵蝕著靈魂的感覺。
已經記不清是何時愛上寫作的,只感覺它慢慢地變成自己的一部分,流淌在血液裡,順著血液流到各個部位,再瞬間被吸收。我曾經陷入寫作的泥淖中,被外界所謂的「審美」帶著跑,過於華麗的辭藻、包裝過度的句子,開始不知道到底為了什麼而寫,感受不到寫作的初衷,只是為了寫作而寫,指尖的悸動漸漸淡去,像是被一條無形的繩索愈拉愈遠,卻又找不到盡頭,像是一片灰濛濛的天空。
寫到最後,自己也倦了、乏了,再也無法得到任何快樂。寫作變得好像一個累贅,沉甸甸地掛著卻又卸不下。於是,我停下了,單純因為累了……我開始去嘗試學習其他的東西,畫畫、縫紉、音樂……我自以為獲取了小小的勝利,但是,為何心裡迴盪著巨大的空虛感?表面上笑著,卻感到無止盡的寂寞湧出,彷彿一雙無助的手掙扎著伸出,狠狠攫緊心臟,鮮血汩汩流出,直到被榨的一乾二淨。
於是,我重新拾起筆,這次,少了華而不實的詞句,只剩最單純的情感和寫作的快樂。我仰望蒼穹,竟是如此蔚藍。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