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光走廊】日俄戰爭與中國的命運(8-3) 日本海大海戰

5

文/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開戰後,俄軍接連於仁川海戰、黃海海戰吃下敗仗,俄國政府先在4月底以波羅的海艦隊的主力籌組了第二太平洋艦隊,由時任海軍參謀長的羅傑斯特文斯基擔綱司令,八月底俄國的宮廷展開了是否增援的最後辯論,終於在10月15日開始了1萬8千海浬的海上長征,這也打破了世界海軍史上最遠的行軍紀錄。
1905年5月27日13時49分,日俄海軍的最後決戰在對馬海峽展開,兩軍幾乎同時拉響了戰鬥警報。日本聯合艦隊司令官東鄉平八郎為了掌握砲擊的時機,不惜以自己所在的旗艦為賭注直接進行定點轉向,首當其衝地面對俄軍全部艦隊的槍林彈雨,爭取全軍轉向布陣所需要的關鍵15分鐘,史稱「敵前大回頭」。面對四射的砲火,東鄉堅持站在艦橋上親自指揮,直到被砲彈碎片擊中,才被部下七手八腳地抬入司令塔內。
當日軍完成轉向列陣,情勢也瞬間逆轉。開戰24小時後,俄國艦隊中22艘軍艦被擊沉,7艘被俘,6艘逃進中立港被扣押,俄軍戰死、燒死、淹死者超過5千人,被俘虜6142人。日軍卻只損失了3艘水雷艇,死傷7百人。這一天就此成為日本日後每年大肆慶祝的「海軍日」,也同時象徵了沙俄帝國艦隊的末日。
俄軍新旗艦「皇太子號」:1904年,《Le Petit Journal》增刊圖文報導。旅順港的海軍戰役中的「皇太子號」戰艦。在俄軍馬卡洛夫戰死4個月後,「皇太子號」成為俄軍的新旗艦,繼任的元帥菲特格夫特登上旗艦,升起軍旗,再次主動率艦隊出擊,向海參威突圍,為黃海海戰拉開序幕。
仁川外港激烈的砲戰:1904年,法國畫刊報導,日軍魚雷艇襲擊朝鮮的俄軍艦隊。
俄軍太平洋艦隊旗艦觸雷沉沒:1904年4月24日,《Le Petit Journal》增刊圖文報導。在旅順外港區2海浬外,馬卡洛夫所在的旗艦「彼得羅巴甫洛夫斯克號」一頭撞上水雷,而且位置正好在前主砲水線下方,進而引爆了彈藥庫,艦上31名軍官和超過600名水手當場死亡,其中包含司令馬卡洛夫本人。
日軍拚死封鎖旅順港:1904年,《Le Petit Parisien》增刊圖文報導。旅順港的激烈戰鬥。圖中的日軍船隊企圖衝入旅順港的水道自沉,卻遭到俄國軍艦猛烈的攻擊,日軍視死如歸,只求順利阻塞旅順港航道,妨礙俄軍艦出入。
日艦夜襲行動:1904年2月21日,《Le Petit Journal》增刊圖文報導,俄國巡邏艦隊發現預備襲擊的日軍魚雷艦。俄軍對於日軍發動的旅順夜襲並非沒有事先預防的機會,圖中描繪了日軍夜襲艦隊和俄軍巡邏艦隊的首次目視接觸。
俄艦長沉沒前的吶喊:1904年3月6日,《Le Petit Parisien》增刊圖文報導。根據俄軍1905年海軍年鑑記載,2月12日俄國水雷運輸船葉尼賽號在旅順口外進行布雷作業時,被海流捲入自己剛布下的雷區,導致船上69人喪生。圖中「葉尼賽號」在中雷後船體已嚴重毀損,洶湧的海潮無情湧入,幾乎已經將甲板吞噬殆盡,艦長先安排生還的士兵乘坐小艇逃生,但卻決定自己要與船艦共存亡,在掩沒入無盡深藍的前一刻,艦長揮手向著形同子女的部下們大喊:「再見了,我的孩子!」

俄軍新旗艦「皇太子號」:1904年,《Le Petit Journal》增刊圖文報導。旅順港的海軍戰役中的「皇太子號」戰艦。在俄軍馬卡洛夫戰死4個月後,「皇太子號」成為俄軍的新旗艦,繼任的元帥菲特格夫特登上旗艦,升起軍旗,再次主動率艦隊出擊,向海參威突圍,為黃海海戰拉開序幕。
俄軍新旗艦「皇太子號」:1904年,《Le Petit Journal》增刊圖文報導。旅順港的海軍戰役中的「皇太子號」戰艦。在俄軍馬卡洛夫戰死4個月後,「皇太子號」成為俄軍的新旗艦,繼任的元帥菲特格夫特登上旗艦,升起軍旗,再次主動率艦隊出擊,向海參威突圍,為黃海海戰拉開序幕。
仁川外港激烈的砲戰:1904年,法國畫刊報導,日軍魚雷艇襲擊朝鮮的俄軍艦隊。
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仁川外港激烈的砲戰:1904年,法國畫刊報導,日軍魚雷艇襲擊朝鮮的俄軍艦隊。
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俄軍太平洋艦隊旗艦
觸雷沉沒:1 9 0 4 年4
月24日,《Le Petit
Journal》增刊圖文報
導。在旅順外港區2海
浬外,馬卡洛夫所在的
旗艦「彼得羅巴甫洛夫
斯克號」一頭撞上水雷
,而且位置正好在前主
砲水線下方,進而引爆
了彈藥庫,艦上31名軍
官和超過600名水手當
場死亡,其中包含司令
馬卡洛夫本人。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俄軍太平洋艦隊旗艦
觸雷沉沒:1 9 0 4 年4
月24日,《Le Petit
Journal》增刊圖文報
導。在旅順外港區2海
浬外,馬卡洛夫所在的
旗艦「彼得羅巴甫洛夫
斯克號」一頭撞上水雷
,而且位置正好在前主
砲水線下方,進而引爆
了彈藥庫,艦上31名軍
官和超過600名水手當
場死亡,其中包含司令
馬卡洛夫本人。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日艦夜襲行動:1904年2月21日,《Le Petit Journal》增刊
圖文報導,俄國巡邏艦隊發現預備襲擊的日軍魚雷艦。俄軍
對於日軍發動的旅順夜襲並非沒有事先預防的機會,圖中描
繪了日軍夜襲艦隊和俄軍巡邏艦隊的首次目視接觸。 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日艦夜襲行動:1904年2月21日,《Le Petit Journal》增刊
圖文報導,俄國巡邏艦隊發現預備襲擊的日軍魚雷艦。俄軍
對於日軍發動的旅順夜襲並非沒有事先預防的機會,圖中描
繪了日軍夜襲艦隊和俄軍巡邏艦隊的首次目視接觸。 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俄艦長沉沒前的吶喊:1904年3月6日,《Le Petit Parisien
》增刊圖文報導。根據俄軍1905年海軍年鑑記載,2月12日
俄國水雷運輸船葉尼賽號在旅順口外進行布雷作業時,被海
流捲入自己剛布下的雷區,導致船上69人喪生。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俄艦長沉沒前的吶喊:1904年3月6日,《Le Petit Parisien
》增刊圖文報導。根據俄軍1905年海軍年鑑記載,2月12日
俄國水雷運輸船葉尼賽號在旅順口外進行布雷作業時,被海
流捲入自己剛布下的雷區,導致船上69人喪生。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