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行路】 生活裡的偶爾

11

文╱Maple Day
時間,對於每一個人,都是公平的,金錢在它面前,渺小且無動於衷。再富有的人,都留不住每一個必定逝去的今日;每一個明天,都是新的開始,每一個清晨,偶爾有烏雲,偶爾是暴雨,太陽都照常從地平線升起,無論你看見與否。
那陣子,生活出狀況,每天節奏,紊亂不定,試著在非我所能掌控的境遇中,砥礪出一顆平常心面對,企圖讓自己安隱地度過當時的每一個風口浪尖。
剛好原本助養孩子的社區自立,世界展望會安排中國瑤族的孩子接替,我彷彿有點像是轉學到一個新環境的況味,原本書寫的語言都是英文,忽然轉換成中文,繁簡字的異同,熟悉又陌生。
朱小芒,即將升國中的女孩,她說自己是住校生,偶爾,才能見到家人。她的「偶爾」,竟讓我在高溫三十七度的夏日裡,打了個哆嗦,欲聽不敢,甚至是欲讀也不忍……
詩人周夢蝶先生有一篇作品〈偶而〉,他寫道:
生活裡沒有偶而,是挺不好受的──生活裡沒有偶而是不堪忍受的/雖然十分十分難以想像,如果如果生活裡沒有偶而……
我無法想像,對小芒而言,生活裡沒有偶爾的話……
回信時,有點言拙,索性將我寫的關於我家貓咪的故事,抄寫給她,一方面省事,一方面,我微薄的希望,貓的日常,能夠療癒離家的她。
簡體信寫著:「你在信中讲的猫咪的故事我太喜欢了,我把这猫咪故事讲给我的小伙伴们,他们总说很好听,我希望在以后信件来往中也能有这样的故事。」
有時候你覺得這些那些只是簡單的做善事,沒想到也是在消滅心頭的無明之火啊!我給了她取巧的貓咪故事,她給了我動人的期望。爾後,每封信我不是偶爾,而是必然騰上兩則貓咪故事。
謝謝妳,小芒,我深信有一天,妳會驚羨了時光,找到自己的方向,像太陽一樣,光芒萬丈。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