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遺番紅花城–中】 百年浴場初體驗 渙然一新

17

文/竹聿
離開俊吉驛站後,順著路往下走,可以到達著名的百年浴場Cinci hamami。浴場依性別提供服務,本來我們想一起入內議價,但是老闆娘快速揮手攆走男伴:「男女有別,男人不能靠近。」連門都不給靠近,把關十分嚴格。
男女有別門禁森嚴
手機不可攜入,因此無法拍攝內部格局。入內後,可以看到很典型的土耳其浴場建築,高高的圓頂流洩著天光,全大理石建築在蒸氣中一點也不冰冷,清潔度沒有到可以拋光,但是可以信賴。
整個浴場分為桑拿室(超熱)、沖水區、浴廁、中央休息區(大家都可以躺在上面睡覺的溫暖大理石平台),以及令人期待的土耳其浴工作區。說它是「工作區」一點也不為過,因為人一旦進去之後,就轉變成貨物了,服務人員完全進入工作模式,一心把人搓乾淨。
土耳其浴是古羅馬留下來的洗浴習俗,也是常民生活的一環,土耳其因此建有為數眾多的大型公共浴場。據說,從前若丈夫供不起妻子每周一次的土耳其浴,妻子甚至可據以訴請離婚,可見它是個十分平常的事。
整個土耳其浴流程是這樣的。
服務人員先把人帶到沖水區,內有一組冷熱水龍頭及大理石水缸,兩旁是方形大理石椅供人入坐,服務人員先示範性的在你頭上狠狠澆兩盆水,再請你自己澆十分鐘等待她入內。
從頭到腳澈底洗搓
煎熬的是,當天只有我一個客人,我澆了老半天都沒人出現,整個浴室空蕩蕩,等我澆到眼神空洞,服務人員才換好全副武裝(兩截式泳衣)進來,年紀目測約七十歲上下。
服務人員先開始幫我沖身體,可以感覺到整個毛細孔都已打開,接著開始洗頭。必須說的是,這可不像髮廊,土耳其浴真的就是為了洗乾淨,力道猛得我的頭都無法固定。洗完之後又是一陣狂暴的澆水,醍醐灌頂到我完全昏頭轉向。
接下來,服務人員請我躺到大理石平台上,再以洗貨品的概念,非常認真的先灑上一堆泡泡,之後戴起搓澡手套,除了胸部和內褲部位之外,從臉、脖子、身體、四肢、腳一路洗下去,搓了兩次之後淋水,然後再重來兩次;接著請我翻面,從上而下再一次的總計搓了四次。
經過一番搓洗,身上被搓出許多污垢,服務人員得意洋洋展示時還搖搖頭,對我嘆氣,讓我頓時覺得自己是不是平常都白洗澡了。
大城小鎮價差頗大
一連串的洗搓沖作業完畢,大約半小時,等吹頭髮換好衣服離開,已經快一小時。此時,全身上下各處舊皮膚都跟我說再見了,光滑得像嬰兒的嫩肌,臉紅噗噗的,身體也紅噗噗的,角質們光榮犧牲,再塗上乳液,皮膚彷彿吹彈可破。
這麼仔細的服務,再加上不限時間的桑拿室,僅要價八十二里拉(換算去年底的幣值約為台幣五○○元以內)。相比起來,若是在伊斯坦堡洗的話,同樣的服務可能要二○○里拉以上,著名的浴場Haseki Hurrem Sultan Hamami甚至是八十五歐元起跳(伊斯坦堡的土耳其浴比較偏向洗裝潢)。在卡帕多奇亞洗的價格也偏高,若是要選的話,我還是覺得小鄉鎮(Safranbolu或Amasya)較為道地。
後來與同伴傳訊交換資訊,發現男性的洗浴服務與女性落差頗大,不論何地,男士的服務都是隨便搓兩下而已,看來,男生洗土耳其浴,挑便宜的就可以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