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自在】「植物人」困境的佛法解套之方(三)

6

文/慧開法師(佛光山副住持、南華大學講座教授)
理解與信受「心識不滅」與「生命永續」的重要性
經由以上的分析,我們可以清楚地知道,在凡夫的境界層次,肉體的「死亡」是我們「一期生命」遲早必然要面對的「自然現象與歷程」。從當世的角度來看,「死亡」的現象只不過是我們「一期生命」的「謝幕」;而從來世的角度觀之,「死亡」則是過度到「下一期生命」的「序曲」。
由於我們凡夫的肉眼看不到「生命的未來」與「未來的生命」,因而對於「這一期」肉體生命的「死亡」現象產生極大的誤解與臆測,以為「死亡」就是「生命的斷滅」,而導致極大的恐懼而極力抗拒,也因此在面臨自我或親人一期生命的末期時,不論是惡疾絕症,還是持續性植物人的現象,就產生了「放棄」或「堅持」的兩難困境。
一旦我們理解了「生命永續」的道理,確實信受「生命的未來」與「未來的生命」,看穿了「死亡」的面紗,透析了「死亡」的實相,破除了對於「死亡」的恐懼與抗拒,就能跳脫「放棄」或「堅持」的兩難困境。
從佛法的觀點解析「植物人」的意識狀態
我在前文中已經說過,吾人生命的真正「主體」是「意識之流」,而色身肉體只是意識之流的「載體」。然而在吾人的一期生命當中,「眼、耳、鼻、舌、身、意」六識的作用不能離開色身肉體,六識要能正常運作,必須是在身體相對健康的情況下才能發揮功能。身體的健康狀況愈好,六識的功能就愈能發揮;反之,身體的健康狀況愈差,六識的運作就愈加受到限制。
此外,當我們的身體受到諸如藥物、酒精、毒品……等等的影響之下,六根都會受到程度不等的毒害與麻痺,六識的功能與作用也會受到程度不等的干擾與扭曲,無法正常運作,乃至時間久暫不等的停擺,甚至於造成身體永久性的傷害,無法復原,也由此可知,身體與六識之間的密切相依程度。
在持續性植物人的狀態(PVS: Persistent Vegetative State)下,一個人的六識功能就等於是被他的病體「鎖住」了,或者說是處於「當機」的狀態下。就像是電腦在當機的情況時,電腦其實是開著的,Power是On的,螢幕也是亮著,硬碟也一直持續在轉,但是鍵盤及滑鼠卻都不聽使喚,完全沒有反應──卡住了,這時候的電腦就有如「持續性植物人狀態」,必須要找電腦高手來解套。
在前文中已經說過,吾人的「意識之流」不曾片刻停止,但是在其所依的身體最後終止運作(也就是「死亡」)的時候,心識就會逐漸脫離遺體(也就是「捨報」),時間的久暫因人而異,然後轉移進入到另外一個時空環境的色身肉體裡面,也就是通俗所說的「投胎轉世」。
在持續性植物人的狀態下,因為他的肉體還沒有真正死亡,所以心識也就無法「捨報」而脫離,這就造成了進退維谷的生命難題,一方面,心識還無法脫離肉體,另一方面,意識之流也沒有停止,但是因為身體「當機」了,六識等於被「鎖住」了而無法運作,這確實是一個進退兩難的終極困境。
就表象上來觀察,持續性植物人狀態幾乎毫無意識反應,而又了無生趣,處在這樣的情況下,生不如死。大家一定會問:為什麼還不走?或者說,為什麼還走不了?可能有以下幾個原因:一者、壽命未盡,二者、業報未盡,三者、與親人的緣未盡,四者、對殘存的病體生命仍然有很深的執著,不願意或捨不得放下。
從表面上來看,病人的「眼、耳、鼻、舌、身、意」六根幾乎完全無法運作,等於已經停擺,所以稱之為「持續性植物人狀態」,然而在其潛意識中,對於這個殘存的色身肉體,或者對於親情仍然有很深的執著,所以抗拒死亡,因而勉強維繫著苟延殘喘的存活狀態。
雖然「植物人」的六根,看起來幾乎都已經喪失了正常的運作功能,但是只要生命的現象仍然維繫著,那就表示六根並未完全敗壞,他與至親之間還是可以進行某種程度的溝通。我在前文中已經提到,所謂「植物人」並非完全沒有意識,況且大多數的案例,嚴格來說,都不算是真正的「植物人」。(續待)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