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我父親】在母親的最後時光裡

10

文/宛凝
那一年冬天,母親臥病在床,一向不會照顧人的父親,成了全職保母,跑前跑後,餵飯餵藥。七十二歲的父親,偷偷騎單車,去十五公里外的集市買母親愛吃的香腸。摔倒了,回家也沒敢說。
愛嘮叨是母親們的通病,就像父親們大多會發脾氣。現在只有母親獨自絮叨了,父親不再與她爭辯,也不再發脾氣。母親撒嬌地說,這輩子盡是他數落我,現在該我數落他了,他還不能還嘴……
在母親的最後時光裡,父親就像個做了錯事的孩子,溫順、謙卑、靜靜地聽,憨憨地笑。
母親最後一個生日,是父親提議在鎮上飯店過的,也是唯一的一次。母親從做完手術到去世,只有不到一年時間。
一個大學生與一個小學生,吵吵鬧鬧五十年,廝守了半個世紀,我都覺得不可思議。
父親說,這輩子欠她太多了,我還沒伺候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