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0月主題徵文–詠月】 月之癲狂

53

文/周靜芝
此幅蛋彩畫由美國畫家安德魯.懷斯(Andrew Wyeth)於一九八二年畫成,被定名為〈Moon Madness〉,是我極為喜歡的畫作之一。「滿月」和「癲狂」連在一起,是否因盈滿的美接近癲瘋狀態?
一輪光潔、巨碩、凄清的冬月幾乎占滿畫幅,幾束冰錐自屋簷懸吊而下。夜黑與月白在顏色上形成對比;屋頂房牆、格子窗型、垂落冰柱的橫直線條則與圓月相襯。懷斯擅長用安靜的顏色以及精巧的構圖,在強烈的光影映對下表現生命中一種時光逝去的淡淡哀愁。
他的父親亦是畫家,喜歡用濃烈的色彩。懷斯年幼時由於僅操弄幾種簡單的顏色曾被父親訓斥,但懷斯天性如此無法改變,日後畫風自成一格,在美國藝術史上占一席重要的位置,父親倒遠遠不及他的成就。
懷斯能發掘出生活裡常見而普通物事的美,畫中輪廓清晰、材質刻畫絲絲入扣,完美呈現工筆寫實風範,卻又在真實裡透露了玄祕浪漫的感覺,好比他的那些挺帶勁道的畫線裡常出落的細緻纖柔。
有一年我去一家位在山上的餐廳吃晚餐,食罷沿著山路走逛,夜色好像緞藍色,遠方山家亮起星點爍光,周遭景物卻昏灰不清,隨時都會踏空的感覺。突然一個彎轉,一個不太大的、慘白的月亮立在山線上。我趕忙用手機照相,出來的影像與懷斯之月兩相對照,一個是清癯朦朧,一個就叫「癲狂之月」。
懷斯把月亮拿到我們的眼邊邊,如同我們親眼站在海邊看萬頃的潮翻浪捲,立於大峽谷之巔,凝望綿延無盡的峭喦紅石,皆為大自然鬼斧神工的震撼,使人又敬又畏為之狂癲。癲狂之月實乃我們敬畏之心的造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