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一天(中)

20

文╱白石
養雞總求有所獲,養肉雞的圖養大了賣了宰了,養蛋雞的圖牠天天下蛋,或兩者兼得。為了易於管理,養雞多半將之養在一個籠裡,或一個半露天上了屋簷的棚子裡,雞們好養,給牠飼料便成。
給飼料和飲水,早已有各種方便器材可以直接買來使用,器材設計得很是巧思,一大桶水可以隨飲用之量徐徐注下源源供應,一大桶的飼料也一樣,吃掉多少漏下多少。農家養雞多半隨意養養,給牠飼料也給牠廚餘及剩飯剩菜,養著養著雞就大了,有蛋可撿了。雞要傳下一代也不勞費心,牠們自會料理一切細節。
我們在養雞這件事上圖的不是食其肉,而是賞其美。緣由是朋友送的據說是日本種的雞,羽色華麗而個子矮小,有人打趣說這樣小個子的雞殺了十隻八隻也只夠燉一個小鍋。
關籠裡失了觀賞的目的,因而將之半野放,半野放是自添的麻煩,雞是鳥類,鳥為求體重輕盈以利飛行,必須隨時排泄,雞也如此,於是前園後院無不雞屎遍地,真是掃不勝掃。
雞保持了夜宿樹上的習慣,除了正在孵蛋的雞,其他都喜歡棲息於樹叢高枝。雞是夜盲之物,天將黑就會趕緊找到各自的床位,強勢的搶好位置,弱勢的退而求其次,有些強弱位階尚待定義,因而搶得好不激烈,總是爭到羽毛紛飛漫空散落,肥笨笨而不善飛行的身軀摔了又上、上了又摔,搶位置絕不比人間平和。
說雞之不善飛行倒也未必事實,有一回因為鄰家縱狗亂竄,狗是雞最大的天敵,見了非一 一咬死不可;雞一見狗來,竟然凌空飛掠我家門前小小湖而直達後院的樹叢。這一個飛行距離或遠達一百公尺,大大開了我們的眼界,這才知道雞只因被人豢養而變懶了,愈是處遇優渥愈失其本能,我們家是半野放的半野雞,多少留有幾分野性,那些成天被養在雞舍裡的雞之貴族,不說遠飛,或許連走跳幾下都無力。
為了怕雞們繁殖太甚,我們必須時時撿拾其蛋防著牠孵。撿蛋是有密訣的,一定要在撿蛋的位置留下一顆,而不能完全撿光光。雞如果發現下蛋的地方仍有一顆蛋便安心在原地繼續再下蛋,如果發現蛋不見了,便另覓生蛋的地方而去。早先我們不知這個規矩,悉數將蛋撿走,天天要尋找新的下蛋地方可找得好不辛苦。雞若有心防著人撿蛋,用心之機巧往往人所不及。我們曾在各種匪夷所思之地發現了牠們的蛋,最恐怖的是一段時間之後常會有一堆漏網之蛋變成了一群小雞。
二十一天的孵化期究竟是怎麼定出來的?我們養雞十年,始終無法破解這個謎。只知一旦確知母雞開始窩在窩裡孵蛋,二十一天之後必有小雞啁啾。
初生小雞一如其他初生小雛物,總是萬分的可愛,每次見著母雞又帶回來一窩小雞,也只好欣然接受。
見著毛茸茸圓滾滾的小雞,想著奇妙的二十一天的神奇。當二十一天過去,小雞是如何被喚醒的?在密閉蛋殼中又是如何敲起第一啄?當牠見著殼被突破的剎那,有陽光自外面透進來,是驚奇?害怕?還是喜悅?♣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