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單生活不簡單】 無痛接軌老年生活

81

文/啟步走共享私塾提供
朋友閒聊時提到:「坊間高科技保養品或微整型手術的廣告愈來愈多,醫美診所也一間間地開,台灣社會似乎有老年恐懼。」我不以為然地回應:「現在有很多銀髮社團,整個社會資源其實是支持老年生活的。」
不過,近期看到許多討論明星凍齡美顏的話題,真實感受到「凍齡」這兩個字對中年人的壓力;而當大家讚揚中年女星將體態、皮膚狀況凍結在二十多歲的年紀,隱藏於內心的,即是對老化的反感。其實年過四十,髮際線拉高、笑起來有魚尾紋,是相當自然的事,又何須驚恐呢?
事實上,「抗老」不僅僅針對外表。近來,也可看到「讓人自然老(死)去」的反思觀點,強調人體有自然老去的機制,當器官逐漸降低運作動能,人體的每一個部位就會在最舒服的狀態下停止運作;但由於現在醫學發達,很多「搶救生命」的醫療行為反其道而行,破壞了人體的自然法則,被搶救的人,其實是相當痛苦的!
這也讓我想起了我的姑姑,七十歲以前就擁有一頭銀亮的白髮,很多人以為是故意染白,但她其實只是不刻意染黑,就讓頭髮自然顯現原本的顏色。而那一頭銀亮白髮搭配她日漸鬆垮的面頰與抬頭紋,是這麼的相配;最重要的是,言談間,正好襯托出屬於七旬老人的見識與豁達。倘若她中年時,因為抗老而強加處理白髮及衰老的面容,不但花錢、費時,還必須承受逆齡手術的痛苦,等到年老時,未必能有如此自在的悠然心態。
如果你還是很擔心自己老態龍鍾的樣子,不如想想,奧黛莉赫本晚年從事公益的活力、日本皇太后美智子現今舉手投足的優雅、綜藝之母張小燕近年言談間的智慧,你會發現,「老」,其實是一種人生結晶的美。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