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全集39】人間佛教當代問題座談會 171

26

佛教對「喪葬習俗」的看法 8
文/星雲大師
如何幫助往生者得益?
【問】請問大師,家人去世後,親屬應該為亡者做些什麼事,才是最有益於亡者的呢?是否一定要為他做七、放燄口、啟建三時繫念等佛事,才能幫助他投胎轉世呢?請大師開示。

【答】根據經典記載,人往生後四十九天之內,如果陽上眷屬能為亡者誦經做佛事,仗此功德,能令亡者罪障消除,得生善道;如果亡者生前已多植善業,則可蓮品增上。因此,佛教徒每於親人往生後四十九天內,每逢七期舉行超薦佛事,稱為「做七」。
一般依齋主的時間、因緣而分,有的只做頭七、滿七,有的做頭七、三七、五七、七七,有的則七個七全做。
做七雖然有超拔先人,表達孝思的深遠意義,但因傳統的作法費時耗財,實有改良的必要。例如:誦經佛事宜莊嚴不繁瑣,最好以半小時、一小時即可,不一定要半天、一天;做七也不一定要施放燄口,或是啟建三時繫念等佛事,只是上香、拜佛也可以,家屬應視能力、時間而為,不必勉強。
另外,七七日誦經是古老的傳統,不一定照辦,可變通為集合家人一次做完,即算圓滿;或是在短期的三至七天內做完七七。甚至幾十年來,我在佛光山一直推動「隨堂超薦」,也就是在寺院佛堂裡立一個牌位,利用早晚課誦時,隨堂誦經超度即可。
家人過世,為他念佛、誦經最好,而且不一定要出家法師念,親朋好友彼此互相助念也很好。不過根據《地藏經》的說法,誦經的功德,亡者能夠得到一分,而持誦的人可以得到六分,因此我們應該趁著自己身強體健的時候,儲備一些功德資糧,不要等到無常來臨,才勞駕別人為我們誦經超度,功德畢竟有限。
至於祖先親朋去世了,我們為他誦經超薦有功效嗎?能不能幫助他脫離輪迴呢?誦經、超薦對亡者究竟有什麼貢獻呢?有幾個譬喻可以知道誦經的功德利益:

一、好比鯉躍龍門,身價百倍;誦經好像依仗達官顯貴的親戚,人人欽羨、人人仰戴。
二、彷彿出門旅行的人需要攜帶身分證、護照一樣;誦經的功德讓我們方便往生諸佛國土。
三、一塊大石頭放在水中,很快就會沉陷下去,如果把它擺在船上,可以安然地運載至彼岸;眾生頑強如磐石的罪業之身,透過誦經功德的慈航普度,可免於在生死大海之中沉溺。
四、一畦稻田裡,如果長滿了豐碩的稻禾,縱然有一、二根莠草也起不了作用;誦經的功德可以使我們的善業禾苗增長,雖然有一些罪根埋在土裡,但是不容易滋長。

所謂「萬般帶不去,唯有業隨身」。人兩手空空的來,又兩手空空的去,世間上的一切財富名利、榮華富貴,在無常到來時,任誰也帶不走,唯有所做的善惡業緣不離身。所以一般民間佛道混合鋪張的喪儀對亡者毫無意義;能夠為亡者誦經念佛、布施行善累積功德,才有益於亡者往生佛國淨土。因此臨命終時,身為佛教徒,都應該助亡者一臂之力,為其助念;如果能以亡者的名義成立獎學金或設立教育基金,乃至護持文化、慈善等公益事業,以此為亡者植福薦拔,更有意義。 (待續)

【延伸閱讀】
佛教對民間祭祀的看法

【問】佛教講的轉世投胎,一般來說,需要多久時間呢?

【答】這要看個人的業力,難有一定。有的人此死彼生,即刻之間就轉世了,好比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於一念間就能往生。因為中有身(神識)不是有礙的身體,它可遠可近,甚至比電、光的速度都還要快。
但是也有的人死了以後,或者因為業力,或者他要轉世的那頭時間還沒有到,母親懷孕的時間還沒有成熟,就要多等待一些時日,或者七天,或者四十九天,如果再多天,投生的時間就比較難說。不過,無論時間多長,基本上,不會不轉世。
人生,生老病死,生了就要死,死了就要生,生生死死,死死生生,生死輪迴就好像時辰鐘,從一走到十二,又再回頭從一開始,走到十二。事實上,人是死不了的,死的只是這個色身。
人的生命不死,如同汽車壞了,換個零件;衣服破舊了,換一件衣服;物質的身體壞了,就再換一個身體罷了。所以,生死是很平常的事,不要把它看得太嚴重。

【問】假如亡者已經去轉世投胎了,那麼在生的人為他祭祀,所拜的供菜,他吃得到嗎?燒的紙錢,他拿得到嗎?

【答】子孫們對於自己往生的親人總要盡一份心意,雖然我不知道他是即刻轉世或者情形如何,總之,祭神如神在,就當他能受用。就是說他不能受用,你本身也能獲得功德。
根據《地藏經》的說法,在家的子女幫助往生的父母念經,父母得到的功德有限,假如功德有七分,父母只能得到七分之一,而自己則可以得到七分之六的功德。按照這樣計算,所做的善事,都是功不唐捐的,只要我有孝心、我有慈悲心、我有感恩心,無論我做了多少事,功勞簿上都會記上一筆的。
燒紙錢的作法是中國的傳統,因為一般人認為人死了以後就是往陰間去,出於擔心親友在黃泉路上沒有錢用,就要燒紙錢給他。其實,人死不一定做鬼,而是隨著個人不同的業力轉生於六道。就是做鬼,能否享用這些錢財,也要視他的福德而定,如果沒有福德,就是燒給他再多的紙錢,他也用不上;如果福德具足,就是沒有燒紙錢給他,他也能得到供養。
不過,為了表達對親人的一份心意,燒紙錢也是無可厚非,只是不宜鋪張浪費。有時花大錢買一堆的金銀紙,最後付之火炬,變成灰燼,倒不如用亡者的名義設立獎學金、捐獻公益事業、興校辦學,讓親人遺愛人間,來得更有意義。
現在有的人燒紙房子、燒紙車子,這就有待商榷了。你燒房子給亡者,如果他那裡沒有土地,要把房子建在哪裡呢?你燒車子給亡者,如果他在生時就是因為車禍往生的,難道還要他再出一次車禍嗎?不如將對親人的關懷,化為實際的行動,為亡者行布施、做好事,把功德回向給亡者,讓他獲得實質的利益。

──摘錄自《僧事百講》〈春秋祭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