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遨遊藝事】 布拉格斯拉維亞咖啡館

445

文/林政儀
「在那許許多多城市像寶石般鑲成的王冠上,布拉格是其中最珍貴的一顆。」德國著名文學家約翰.沃夫岡.馮.歌德( Johann Wolfgang von Goethe)如是說。
一九九二年,布拉格整座城市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指定為世界文化遺產,因此至今漫步布拉格老城區的巷弄,仍隨處可見幾世紀前不同風格的建築和古蹟,櫛比鱗次,是歐洲少數還能見到中古世紀建築物的城市。這座城市所積累的豐厚歷史人文,讓無數遊人一遊再遊,而不厭倦!
去年十二月,我亦踏上重遊布拉格之旅,除了一解捷克傳統甜點肉桂捲之饞外,探訪布拉格百年咖啡店,亦是重遊一樂!
一日晏起,錯過飯店早餐,近午索性至飯店附近一家已有一百三十五年歷史的斯拉維亞咖啡館(Kavárna Slavia)享用早午餐,於是從下榻的飯店沿著國家大道(Národní třída)往西漫步,來到國家大道和斯美塔那濱河路(Smetanovo nábřeží)交叉處──斯美塔那濱河路二號的「斯拉維亞咖啡館」。
一八八四年八月斯拉維亞咖啡館開業,由於座落在伏爾塔瓦河堤岸邊且臨近國家劇院,因地利之便吸引眾多藝術家和作家喜歡前往,如:作家法蘭茲.卡夫卡、阿爾諾什特.盧斯蒂格(Arnošt Lustig)及卡爾.泰格(Karel Teige)、詩人雅羅斯拉夫.塞佛特(Jaroslav Seifert)及維采茨爾夫.內茲瓦爾(Vítězslv Nezval)、畫家約瑟夫.恰佩克(Josef Čapek)、揚.茲爾紮維(Jan Zrzavý)、瓦茨拉夫.什佩拉(Václav Špála)等人。
斯拉維亞咖啡館也成為電影圈和戲劇圈人士的聚會場所,如製片家米洛斯.福曼(Miloš Forman)、導演伊凡.帕瑟(Ivan Passer)、伊利.曼佐(Jiří Menzel)、賈庫畢茲柯(Juraj Jakubisko)等人。
斯拉維亞咖啡館一直是布拉格重要的文學咖啡館,不僅法蘭茲.卡夫卡曾在日記中曾提到,許多作家也曾將咖啡館寫進文章中,其中,著名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的捷克詩人── 雅羅斯拉夫.塞佛特(Jaroslav Seifert),於一九六七年所寫的〈斯拉維亞咖啡館(Kavárna Slavia)〉一詩:「The secret waterfront door , that were made of such clear glass , that they are almost invisible , and whose hinges they are greased with rose oil , came Guillaume Apollinaire.……and when we looked out the window from the table , Seine flowed under the waterfront. Oh, yes, Seine ! ……」在詩中,塞佛特把法國詩人紀堯姆.阿波利奈爾(Guillaume Apollinaire)曾到過斯拉維亞咖啡館寫入其中,並浪漫地懷想透過咖啡館的窗戶望向伏爾塔瓦河,也使他彷彿見到巴黎塞納河。
然而,塞佛特詩裡的浪漫斯拉維亞咖啡館,現實裡卻命運多舛,甚至一九九二年因產權糾紛而被迫停業。當時的捷克總統哈維爾(Václav Havel)和許多布拉格民眾都試圖挽回咖啡館的關閉命運,幾經波折,直至一九九七年十一月十七日斯拉維亞咖啡館才又重新開幕,開幕時,咖啡館常客之一的總統哈維爾語重心長說道:「希望斯拉維亞咖啡館能夠再度成為布拉格知識分子生活的重大轉折點」。
到底是怎樣的一家咖啡館可以成為「布拉格知識分子生活的重大轉折點」?
我帶著探索的心情到訪斯拉維亞咖啡館,在侍者的領位下選擇靠窗的座位,點了蛋奶素餐點和黑咖啡,一邊享用著早午餐,一邊欣賞著室內的設計,看著菜單上的簡介,得知一九三○年代咖啡館曾進行改造工程,以新藝術風格(Art Nouveau)裝潢室內空間,如今室內仍保留當時的裝潢風格,牆上還掛滿許多曾光顧咖啡館的名人照片。
座落在伏爾塔瓦河堤岸邊的斯拉維亞咖啡館,坐在其中,不僅朝西能望見伏爾塔瓦河美景,往南還能看見華麗雄偉的國家劇院,坐在此間看著窗外美麗的伏爾塔瓦河,啜飲著黑咖啡,一時似乎有那麼一點體會到雅羅斯拉夫.塞佛特筆下的描寫:從斯拉維亞咖啡館往外望去,彷彿見到巴黎塞納河……

斯拉維亞咖啡館夜間外觀。圖/林政儀
斯拉維亞咖啡館夜間外觀。圖/林政儀
斯拉維亞咖啡館內部一景。圖/林政儀
斯拉維亞咖啡館內部一景。圖/林政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