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行誼】 石碏大義滅親

0

文/孫偉
春秋衛國莊公有子二,即公子完和公子州吁。莊公寵愛州吁,而州吁喜舞刀弄劍,不愛研習經世濟民之道。莊公大夫石碏,有子石厚,和州吁臭味相投,喜遊蕩不愛詩書,把父親的責罵不予理會。不久莊公去世,公子完繼位為桓公,石碏亦告老回鄉。州吁野心勃勃,早有預謀弒兄奪位野心。
一日,桓公赴洛邑謁見周天子,州吁和石厚以送行為由,趁桓公不注意,州吁將桓公刺死,自己即位,任石厚為大夫。爾後,國人和周天子知道了真相,欲懲罰兇手,石厚速返鄉告知父親商討對策。
石碏說:「陳侯和周天子關係密切,回去和州吁同去陳國,請陳侯幫助必定成功。」州吁、石厚聽從石碏之言,準備厚禮同往陳國。在二人抵達陳國之前,石碏親書一信派人送往陳國,交給陳國大夫子鍼。州吁、石厚在子鍼的陪同下,進入廟堂見到陳桓公。二人正要施禮時,陳桓公命衛士將二人逮捕,子鍼取出石碏的親筆信,當眾朗誦:「州吁、石厚弒君,此種不忠不孝之輩應予除盡!」陳桓公命將士把二人押回衛國。
石碏告老還鄉後,原已不問政事,此番前往廟堂,對朝中群臣說明事情的經過,並主張二人犯了弒君大罪,應判處死刑。大臣們念及石碏老年喪子情何以堪?遂說道:「州吁是主犯理應處死,石厚是從犯,應該從輕發落。」但是石碏不答應,父子情深本屬天性,為了大義也只好割捨,石碏堅持主張將二人處死。
石碏這種為了公理正義,不惜犧牲骨肉的情懷,令後人無限欽敬。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