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詞小天地】 周邦彥〈蘇幕遮.燎沉香〉圖/River

12

文/惠馨
燎沉香,消溽暑。鳥雀呼晴,侵曉窺檐語。
葉上初陽干宿雨、水面清圓,一一風荷舉。
故鄉遙,何日去?家住吳門,久作長安旅。
五月漁郎相憶否。小楫輕舟,夢入芙蓉浦。
眼前景致優美,往往能令人引發幽情,此情可以是思古幽情,也可以是思君之情。然而,求仕為中國古代讀書人的宿命,一旦踏上仕途,無論順逆,皆可能遊宦四方,甚至羈旅不平。因此,思鄉是天涯遊子永恆的母題,藉由情景描繪心緒,也一直是中國文人慣用手法。
本闕詞雖以「思歸」作為核心,然「詠荷」的情懷卻成為千古名句。上闕以時間、地點作為創作的軸心,將醒後的所見、所感以荷之風貌細細描寫。「燎沉香,消溽暑」以作者清晨醒後嗅到滿室煙霧仍繚繞(此煙霧為昨夜點燃的沉香),但夏日暑氣已然消失,以「潮溼悶熱」逐漸消卻作為醒後的第一個感知。緊接著「鳥雀呼晴,侵曉窺檐語」,鳥雀窗外啁啾,彷彿與人有感般,也在歡呼著天氣轉晴。以「呼」、「窺」形容鳥雀動態感受,顯示俏皮可愛的不僅是動物,更是作者的心境。
接著,由此接出下句「葉上初陽干宿雨、水面清圓,一一風荷舉」,清晨旭日初映,投射到荷葉上,昨夜誕在荷葉上的雨珠隨著日光溜走。此時清澈池面乾淨而青綠,粉色荷花在春風中一一顫動,舉起了晶瑩剔透的荷蓋,粉色的荷花隨風搖曳,丰姿綽約的樣貌真是令人可親。
下闕「故鄉遙,何日去?家住吳門,久作長安旅」,荷花多嬌,牽引出詞人的思鄉之愁。眼前的荷花池再美,都不及故鄉的荷田。然而,故鄉何其遙?羈旅京師多日,早已厭倦一切,卻苦無歸鄉之期。家鄉何在?就在那吳門之地,蘇小小居住之處啊,如數家珍的江南,吳儂軟語的美妙,竟已經離他如此遙遠。詞人以「久」字呈現對仕宦之途的無奈與悲涼,淡泊名利後的周美成,早已魂繫江南。
作夢都想回家鄉,因此「五月漁郎相憶否。小楫輕舟,夢入芙蓉浦」結尾三句,似夢還真,以為自己真的回到家鄉,熟悉的擺渡漁郎正在蓮葉田田的水池中搖著小槳,緩緩穿梭在荷葉之間。多麼魂牽夢縈的場景,作夢都想要回家,如今成真了,禁不住想吶喊:「漁夫,你還記得我嗎?美成,我是美成啊!我回來了!」是的,美成回來了,但是作夢回來的?還是真回來了?詞人以「夢回」二字,給出了答案,也盡顯滄桑。
有家歸不得,幾經波折,最後還是作夢才回家,這樣的蒼涼感,似乎也給了周邦彥創作美詞的靈感。有道是「國家不幸詩家幸,賦到滄桑句便工」,環境對心境的影響巨大,也成為作者寫作的靈感。或者,下次可以換你將心中的難過陳述出來,利用心境創造無限大的寫作價值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