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我望己】 南方之南,天外之天

17

文/田運良
行步踏走的南天大橋,此是跨越六線道高速公路、連接南天寺與南天大學的捷徑要道,並是雪梨第一座由私人興建的大橋,橋之面闊深長,正如臍帶般串聯著宗教與學術、佛法與教育、傳統與現代、東方與西洋、淨土與校園。
這趟旅程遠赴澳洲雪梨,值此夜深起飛啟程,是學術交流之行(南天大學「人間佛教與中國佛教文學」國際學術研討會提報論文),也是晉佛進謁之程(參訪南半球最大佛寺:南天寺),更是戀昔返憶之旅(重溫二十二年前的浪漫蜜月),一趟遠行、三種旅情。
就出發了,從這島遙遙飛越過赤道,向南方之南、天外之天的另一座島……
此真是舊地重遊,猶記得當年的蜜月之旅遠走澳洲東岸,一路從布里斯本到凱恩斯、自南迴歸線往赤道北行,森冷氣候隨緯度的遞減而轉成乾熱,旅程也因巡弋景點的幾番流連與自在暢快而屢屢擱延。不過原本打算驅車繼續探訪北澳心儀已久的幾處遺址,後則因考量假期剩餘無多,遂不得不放棄原計畫而折返南下黃金海岸以至雪梨,再把厚襖圍巾一一穿回裹上,特別選在歌劇院、港灣大橋前合留儷影,以紀念曾遊歷過此島多景,鑄下甜蜜記憶而且不虛此行。

冬來冷冽,由永東法師學務長、麗華院長領隊的一行學人滿懷熱誠,縱跨至南半球的遠距長征,最重要的是參與佛光大學人文學院、南天大學合辦的首屆「人間佛教與中國佛教文學」國際學術研討會,這場學術交流緣始於年前「全球大學論壇」上與南天大學校長比爾.勒夫格爾夫(Bill Lovegrove)的提議討論而促成,幾經邀約籌辦聯繫,終至成行舉辦此盛會。
學術會議一行人風塵僕僕趕抵南天寺已過午後,掛單下榻海雲會館後,便先赴一橋之隔的南天大學布置會議相關庶務,大致都準備妥當後,時已天黑夜臨,頂著冷颼風颳返往南天寺。夜色蒼茫、星光熠爍,對望一線延伸之靈山塔、大悲殿、大雄寶殿的中國宮殿式建築輪廓,後方隱隱襯著山形稜線,層疊錯落、氣勢非凡,想望當年建寺之萬千艱難,心頭更為之觸動震顫。
行步踏走的南天大橋,此是跨越六線道高速公路、連接南天寺與南天大學的捷徑要道,並是雪梨第一座由私人興建的大橋,橋之面闊深長,正如臍帶般串聯著宗教與學術、佛法與教育、傳統與現代、東方與西洋、淨土與校園。是夜寒風、南十字星伴隨踽行,橋下車流奔馳呼嘯喧囂、橋上慢履徐步靜心定慮,頗若朝聖取經征途。

南天大學壯美挺矗於澳洲新南威爾斯省臥龍崗頂,與南天寺隔橋對望互聯,二○○七年十月六日由佛光山開山宗長星雲大師親臨安基動土,大師特地寫下「大學命名為南天,青年在此學聖賢;中澳文化交流日,多元種族見太平。」以期勉致力傳播「大人之學」創校理念,孜孜誠篤辦學、成就教育大業。
之後即於此市府以一塊錢贈予的垃圾掩埋場荒山上,力展赤心雄志、艱辛排難度險,歷七年餘的整地、鏟廢、培壤奠基與施工、土木、美化築體,終究建成學術殿堂。校園建築從綠生態角度出發,結合環保工法與節能建材設計興建,校區以「佛教蓮花印」作為外觀設計主軸,象徵南天大學如蓮花般出淤泥而不染的純淨之美,而大廳川堂中央埋有「時空膠囊」,據知藏有佛陀經卷菩提念珠等紀念物,含蘊福佑深意,更為南天大學奠下厚實穩固之基。巡禮於此黌宇內外,人間佛教研究中心主任覺瑋法師隨予導覽與詳盡解說,穿梭探訪樓層上下間,親睹偉建的百年樹人杏壇,思及大師佛心法緣於教育志業之宏念博願,殊勝之至實令讚佩欽仰。
此學術會議邀請美國威廉史密斯學院亞洲語言文化系黃啟江教授擔任專題演講、規畫五場精采會議、提出十二篇重磅論文,來自台澳美中港等地的學者之專精學論研思,中英雙語發表,議題滿溢人間佛教「三法印、四聖諦、八正道、十二緣起」教化,闡揚傳衍中國佛教文學之思想內涵、典律精神、經義禪理,乃至心靈信仰、生命踐履,各展秀異、各顯鋒芒,無非都為人間佛教的神聖弗屆,而善念願心地呈彩獻豔。
而我在學術會議上提出〈人間佛教文學在台灣文學場域的奠基與興起──以「全球華文文學星雲獎」為觀察核心〉拙論,此由星雲大師以寫書版稅稿酬等成立「公益信託星雲大師教育基金」,而創辦成立的國際性文學獎項,賡續舉辦八屆以來獲獎作品的豐碩成績,蒐集綜整、審視評析四項徵選文類「歷史小說」、「報導文學」、「人間佛教散文」、「人間禪詩」的文學書寫與獲獎文本之於「人間佛教文學」之連結和發揚,進而析論創作者的心靈意識、生命哲思與美學意蘊,與時代社會的互動、在人間佛教傳衍環境中的影響,以觀照「全球華文文學星雲獎」之於人間佛教文學,在台灣文學發展歷程之貢獻和影響。
立於此,壯懷於南方之南、天外之天,冬來晚風颼冽、星雲在望,手中握抱的論文篇頁掀揚翻飛、心裡翻騰的學思研論盤桓迴旋,學者們勇健無畏、共為人間佛教入世而長興正舞,是以誌記、致謝此澎湃不已的萬般感佩、感動……

默默許下的晉佛進謁之程,繼去年蒞訪馬來西亞東禪寺、新馬寺與新加坡佛光山後,此次遠赴澳洲雪梨,當要朝拜南半球最大佛寺南天寺,以竟圓大願。
次晨,迎著藍穹曦光蒞臨南天寺,滿望、覺寧法師兩當家早已等候、歡悅熱忱接待。坐定後,永東法師憶說當年(一九九二年)受命籌建南天寺,進駐臥龍崗擘畫起造,初期因募款不足,四十個二十呎貨櫃已運抵碼頭,卻無錢可提領以建設,還曾打算只先建大雄寶殿、大悲殿兩棟主建物再計畫後續。然此佛緣廣被遠播,陸續獲大筆捐輸喜捨,一鼓作氣費四年如期完工落成。
立於此,迴身環覽四周,殿頂金黃色琉璃瓦爍閃著晴霽豔陽,飛簷紅柱輝映著古典雅致,兩側迴廊雕梁石像尊尊莊嚴逸趣均俱,庭院花草扶疏環抱、晨鐘暮鼓縈耳繚繞,置此禪境無不一一心寧、神靜、意定……
海外弘法,當要融入在地,南天寺每年均有成千上萬遊客參訪,也接待學校師生來學習,聽經聞法、參禪禮佛,大雄寶殿兩側建有國際級的會議廳與弧形法堂,更是學校社區的聚會交流活動之所。循梯落至大殿下方,乍然是一座積埋山勢巨巖的展示廳堂,足堪想見當年起造動輒爆破,工程甚是無比艱鉅。而此空間裡展布有茶禪、陶塑、芒雕等大師藝作藏品,清翫雅集紛繁。而尤為驚豔的是,一玻璃櫃裡典藏著兩張當年的五十元澳幣紙鈔,滿望法師感恩地表示:這是當年開光典禮上,移民局部長Nick Bolkus先生感動於此盛況,所臨時奉獻的善款,為南天寺後山九十九年的租金(一年一元),獻上自己微薄力量,但這盛舉卻代表著澳洲政府對南天寺的肯定。其旁配有泛黃的留影照片,星雲大師手持著這兩張紙鈔與部長同框,註記著「臥龍崗上法門開,十方大眾感應來;弘法利生南天寺,菩提花果遍地栽」之銘語,參訪一行都走遠了,我卻還久久佇足睹視、久久激動難平……

學術會議結束,徜徉悠遊雪梨風光,閒情雅致萬千,乃人間桃花源莫甚。臨別之前,國際佛光會大洋洲協會雪梨分會盛邀,於市聲鼎沸間,歡喜蒞臨北雪梨佛光緣。樸實的道場、滴水坊、佛堂、教室……逐層樓內,鬧中取靜更顯論佛說禪之清幽雅然,此間共進素蔬餐宴,佛光人他鄉遇故知般剖心歡愉同匯,法喜欣悅交融,正也是此晉佛進謁之程的另一新頁光華。
隨心記寫澳洲雪梨二○一九,南方之南、天外之天,佛中有我、我中是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