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陽明帶你打土匪098】 夫妻不睦仁義至(上)

16

文/陳復
其實,我不相信,聖人不會流淚。我不相信,聖人在面對各種災難如泰山壓頂的當頭,精神不會失魂落魄,否則孔子為何要哭喊:「天喪予!天喪予!」揭開王陽明的家內事,那不堪回首的苦,王陽明要對誰去說?他有說話的人嗎?結婚已經超過二十四年,王太太的冷對或者數落,王先生的沈默或者退縮,只使得陽明夫妻的情感更加淡漠,這就是他們兩人婚姻的真相。
夫妻間每天零距離接觸,看盡彼此的生活瑣事,到底該如何和睦相處?孟子要是沒有孟母,他跟太太真能白頭偕老?當年輕氣盛的他來到內室,猛然看見太太獨自一人在屋裡,伸開兩腿坐著,裡面什麼都一覽無餘,孟子很不高興,立刻出來對母親說:「我的妻子不講禮儀,請允許我休妻。」孟母聽完事情始末,反而數落兒子自己不懂禮貌,不知道先出個聲音讓太太知道,這纔化解了夫妻間零距離接觸產生的摩擦。
陽明早就沒有親生母親了,我不覺得面對夫妻問題,陽明能有什麼好辦法。就現象而言,陽明真的太長期「對不起」他的太太了。17歲結婚當天,他只因為心懷長生,還跑去鐵柱宮跟道士談話與靜坐,耽誤掉婚期,直到第二天再補辦婚禮。結婚後,他不把太太帶回家,盡繞遠路,跑去見理學大師婁諒,想瞭解人如何做聖人。
一個婦道人家,發現自己竟然跟這樣蠻不在意婚姻的人結婚,難道不會心懷怨懟?通常的女人,不需要立志當聖人,她只想好好活著,照顧好公婆、孩子,看著家人活得健康,就是她最大的心願。偏偏你王陽明有這般雄圖大志,淨讓我不得安身?無數的怨累積出的聒噪數落,常在王陽明的耳朵裡嗡嗡作響,這就只會讓陽明的心更遠離,彼此產生互斥感。
然而,這是誰的錯?王太太沒有錯,王陽明同樣沒有錯。錯的只是陽明的家中長輩希望安頓這個脫韁的野馬,讓他有個太太拴住他的靈魂,能幫陽明穩住門面,安頓住家庭甚至家族的各種需要,這儒家的門面,想來何其沈重?更不要說陽明從來不想當「常人」(Das Man),這是德國哲學家海德格(Martin Heidegger,1889~1976)很關注的存在觀點,包括在世間善盡其職位與角色賦予的責任,順應其規則不斷獲得運作如常。
陽明怎麼可能如常活著?他從童年就立志當個聖人來成就天下第一等事,畢生關注如何活出最本真(authentic)的自己。這種具有聖人候選人資格的大儒,看得慣常人對待自己的專政?
反過來說,成為有志於當聖人者的太太難道不難受?或者,請問有哪個女人真認真思考過,願意犧牲奉獻去當「聖人的太太」呢?這種大帽子太過於不染塵埃,他們更願意當個有錢人家的太太,這保證在現實裡獲得物質幸福的路,誰不想過,犯得著要去跟著「聖人」經歷千死百難的折騰?
很不幸的,成為想當聖人者的女人,所形成的無盡怨懟,讓「聖人」本就勞苦的精神裡,心頭的緊張與壓迫更加沈重了。

分享: